超品透視》 最新章節: 2499章黑暗陣線(02-23)      2498章機器(02-23)      2497章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02-23)     

超品透視1096 神奇四寶貝

醫院外面來了很多記者,但都被警察和特種兵給攔了下來,無法進入陸軍醫院。夏雷對華國的重要性已經到了無以復加的程度,國家對他和他的家人的保護自然也會達到極致。
  不僅如此,院方對醫護人員也提出了強制要求,不能泄露任何關于夏雷和他的妻子還有孩子們的信息,否則一律開除。畢竟,四本特批的結婚證,這樣的事情要是被媒體報道出去,多多少少還是會引起輿論的。
  就像是酒店總統套房的病房里,夏雷還在觀察他的躺在四架嬰兒床里的小寶寶。正常的情況下,嬰兒出生之后是要被送到育嬰室里的。可是夏雷的孩子一出生似乎就擁有了兩三個月的孩子的身體素質,根本就不需要進入育嬰室。另外夏雷也怕生什么意外,也提出了不讓孩子去育嬰室的要求,于是他的孩子都被留在了他們的母親身邊。
  病房里靜悄悄的,四個產婦都睡著了。剛剛生下孩子的她們顯得很虛弱,很疲憊,被送到這間病房之后沒多久就睡著了。
  夏雷的左眼和右眼鎖定了夏龍,透視加掃描的視線小心翼翼地進入了小家伙的大腦。小家伙的大腦看上去很正常,一直到他完成透視掃描都沒人看到那種類似于礦物質粉末的東西。
  這個現讓他微微松了一口氣,如果他的孩子們真的和他一樣,擁有那種可以儲存神秘能量的物質,甚至和朱玄月一樣,那可就不是什么好事了。
  他的孩子可以繼承他的優秀基因,可以聰明絕頂,可他并不希望他們和他一樣。他其實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他擁有了越全人類的進化,黑袍人要殺他,美國人和日本人也要殺他。如果他的孩子們和他一樣,那么他們也將面對幾乎一樣的人生。兩年的時間很快就會到來,如果他走了,誰去保護他們?面對那些強敵,他們的母親根本就沒有能力保護他們。
  透視掃描了夏龍之后,夏雷跟著又掃描了夏江荷、夏凡和梁家毓。這三個孩子和夏龍的情況是一樣的,無論是大腦還是身體器官都和正常的嬰兒沒有任何區別。
  透視掃描完畢,夏雷忍不住自嘲的笑了笑,因為他想起了夏凡給他的那兩巴掌。那個時候他正在誹謗凡凡“胸大無腦”,然后夏凡給了他一巴掌。接著他想著要搶夏凡小公舉的奶吃的時候,夏凡小公舉又給他一巴掌。那個時候他甚至覺得夏凡能感應和捕捉到他心中的想法,所以才會打他。現在看來,那兩巴掌不過是一個巧合而已。嬰兒打大人巴掌,那是毫無道理可講的。
  可是,他還是有一個問題弄不明白。根據一月填寫在出生證上的時間,他的四個孩子是在同一分鐘出生的,相差的時間不過三五十秒鐘。這難道也是一個巧合?
  總之,這四個孩子看似正常,可他卻能感覺到,他們和他這個當爹的一樣,渾身都是神秘感。
  也正是根據那三五十秒鐘的區別,夏雷勉強給他的孩子們排出了一個順序。
  梁家毓最先出生,是大哥。
  夏龍是是第二個出生,是二哥。
  夏凡是第三個出生,是老三。
  夏江荷最后一個出生,是老幺。
  其實誰是老大、老二、老三、老幺,這標準比較模糊,因為他們出生的時間只相隔了那么三五十秒鐘的時間。
  夏雷將夏江荷抱了起來,他親了親幺公舉的臉蛋,滿臉溺愛地道:“小江荷,你是爸爸的幺女,爸爸以后最疼愛你好不好?”
  皇帝愛長子,百姓愛幺兒。不過夏雷只是開了一個玩笑,這四個孩子無論是哪一個他的愛的不得了,根本就沒有什么最愛次愛區別。
  夏江荷有一雙黑溜溜的大眼睛盯著她的爸爸,然后咯咯的笑了起來。她的眼睛像她的媽媽,她的鼻子像他,簡直就是他和江如意的中合體。凡凡的女兒夏凡也是一樣的情況,就像是他和凡凡的中和體,漂亮得很。
  這時門外忽然傳來了聲音,“先生,你不能進去。”
  這是一個女護士的聲音。
  門外跟著傳來了梁正春的聲音,“我是孩子的外公,我為什么不能進去?”
  “對不起,老先生,這是我們院長特意交代的,你不要為難我好不好。”女護士央求地道。
  “這不是我在為難你,你是你在為難我!你給我讓開,我要看我的孫子!”梁正春起火了。
  夏雷將夏江荷放在了嬰兒床上,然后抱起了梁家毓去開了門。如果這個病房里只有梁思瑤一個產婦,他會請梁正春進去,可是這個病房里同時還有凡凡、龍冰和江如意,那就有些不方便了。畢竟,小家伙們餓了之后是要吃奶的,梁正春要是在病房里的話,四個準媽媽還怎么給孩子喂奶?他知道梁正春最想看的就是梁家毓,所以他將梁家毓抱了出去。
  “師父。”夏雷打了一個招呼,然后對守在門邊的小護士說道:“你去忙你的吧,待會兒再過來。”
  “好的,夏先生。”小護士離開了。
  “師父,這個小家伙就是梁家毓。”夏雷將梁家毓往梁正春的懷里遞去,一邊笑著說道:“家毓,這是爺爺,快叫爺爺。”
  梁正春抱著梁家毓,聽著夏雷讓梁家毓叫他“爺爺”的時候,他頓時愣了一下,老眼里也浮現出了激動和喜悅的淚花。他是梁家毓的外公,可夏雷卻讓梁家毓叫他爺爺,僅僅是這一個稱呼上的轉變便已經感動他了。他一直缺一個傳人,所以才會請求夏雷將第一個兒子跟梁思瑤姓。現在,夏雷已經滿足了他的請求。他也從外公變成了爺爺。
  “雷子,我……”梁正春不知道該怎么感激夏雷了,激動得說不出話來了。
  夏雷笑了笑,“師父,我們是一家人,你記住這一點就行了。”
  梁正春也笑了,他親了一下梁家毓的臉蛋,“家毓,快叫爺爺,叫爺爺。”
  梁家毓盯著梁正春,小嘴一張,“鴨鴨。”
  這樣的音把夏雷和梁正春都嚇了一跳,因為“鴨鴨”和“爺爺”的聲母是一樣的。一個剛剛出生的孩子,正常的情況下只會哭,怎么可能出“鴨鴨”的叫聲?而且,這還是在梁正春讓他叫爺爺的時候!
  梁正春最先回過神來,他哈哈笑道:“我的天啊,不愧是你的孩子啊,聰明絕頂!我會將我一身所學都傳授給他,他的母親則培養他文化,將來他必定是一個文武雙全的奇才!”
  夏雷說道:“師父,我還有一個兒子兩個女兒,你也要教一下啊。”
  “哈哈哈……”梁正春笑道:“我就知道你會這樣說,行,只要是你的孩子,我一視同仁!”
  “謝謝師父。”夏雷也笑了。
  “哇哇哇……”病房里傳來了嬰兒的啼哭聲。
  凡凡的聲音跟著傳來,“老公,把孩子抱給我,我給她喂奶。”
  龍冰的聲音也傳了出來,“老公,小龍也哭了,你快把他抱給我,我給他喂奶。”
  也許是病房里的弟弟妹妹的哭聲影響到了梁家毓,他也張嘴哭了起來。梁正春試著哄了兩下一點效果都沒有,他趕緊將梁家毓遞給了夏雷,“家毓肯定也是餓了,快抱進去吧,讓他媽給他喂點。”
  “嗯,師父,那我先進去了。”夏雷抱著梁家毓進了病房。
  病房里三個孩子都在哇哇大哭,聲音一個比一個洪亮,給人的感覺就像是一個兄弟姐妹之間的哭鼻子比賽似的。
  梁思瑤掙扎從病床上坐了起來,“老公,是我爸在外面吧?”
  夏雷將梁家毓放到了她的懷中,“是師父,他很高興。”
  梁思瑤笑了笑,撩起病員服就把一只雪白塞到了梁家毓的嘴里,小家伙張嘴就含住,吧嗒吧嗒地吮.了起來。
  夏雷跟著又將另外三個孩子抱給他們的母親。龍冰、凡凡和江如意也都撩起病員服,各將一只豐滿雪白塞到自己的孩子嘴里。哭聲消失了,吧嗒吧嗒的聲音此起彼伏,熱鬧得很。
  夏雷就像是一個巡視官一樣,看了這個看那個,眼熱熱的樣子。
  凡凡白了夏雷一眼,“真不害臊,瞧你那眼神,你是不是也想吃啊?”
  夏雷嘿嘿笑道:“你要是有多余的,小凡凡吃不完,我倒是可以吃一點。”
  “呸,真不要臉,和自己的女兒爭奶吃。”凡凡笑罵道,卻又將病員服的另一邊撩了起來,“你要是真有臉吃,你就來吃呀。”
  夏雷猶豫了一下,還真就湊了過去。
  梁思瑤笑罵道:“哎喲,老公,你還真是這么不要臉啊。”
  “我先打招呼,我沒多余的給你吃。”龍冰說。
  江如意甚至用手擋住了夏江荷的眼睛,并說道:“寶貝,閉上眼睛,你爸爸要耍流氓了。”
  夏雷卻不管女人們的罵聲和笑聲,他側躺在了凡凡的身邊,還真就像凡凡的另一只豐滿雪白湊過了嘴去。不過沒等他張嘴含住,小凡凡就伸過一只手來,一根胖乎乎的手指捅進了他的鼻孔,然后挖呀挖的。
  “哈哈哈……”凡凡笑得花枝亂顫,“你看,你女兒都不饒你,要揍你。”
  夏雷親吻著小凡凡的小手,滿眼都是溫柔與溺愛,“爸爸的小寶貝,爸爸肚子餓了,你就分一點給爸爸好不好?”
  也是奇怪,小凡凡的小手縮了回去。
  “哈哈!她同意了,果然是爸爸的乖女兒!”夏雷張嘴過去。
  凡凡卻忽然將病員服拉了下去,蓋住了糧倉,“去去去,我可不喂你這么大的兒子。”
  夏雷,“……”
  病房里一片歡快的笑聲。
  嘟嘟嘟,嘟嘟嘟……
  就在一片溫馨甜蜜的氣氛里,夏雷的衛星電話忽然響了。
  他掏出衛星電話看了一眼,然后起身向門口走去。
  四個女人在他離開病房的那一剎那,神色都為之一黯。
  ps:感謝穆板凳的打賞,謝謝你!感謝拔劍老哥的打賞,謝謝你!感謝蕭峰三世的打賞,謝謝你!快要月底了,求一下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