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品透視》 最新章節: 2499章黑暗陣線(02-23)      2498章機器(02-23)      2497章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02-23)     

超品透視1218 走投無路

進食。八一中文√網Ww★W★.8★1zW.CoM
  夏長河口中的“食”顯然不是米飯蔬菜,而是活人的大腦!
  這個要求,朱玄月也對夏雷提過。
  朱玄月對夏雷提出這樣的建議,夏雷一點都不奇怪,也沒什么特別的感受。可是這樣的話從夏長河的口中說出來,而且是在扎了他一刀,給他注射了地獄犬病毒之后……他已心如死灰!
  哀莫大于心死。
  夏雷此刻的心差不多已經死了。他看著夏長河,無話可說。那些疑問,那些答案都不重要了。
  夏長河直視著夏雷的眼睛,“你的身體需要更多的能量,你本來可以通過進食變得更強大,可你寧愿餓著也不進食,反而去吃那些惡心的能量棒。你的最后期限就要到了,以你現在這樣的狀態,你怎么能闖過最后一關?”
  “你果然什么都知道,你究竟是不是我的父親?如果不是,你究竟是誰?”夏雷的眼神冰冷了下來。
  夏長河沒有回答夏雷的問題,他的視線移到了夏雷的右腿之上,他說道:“你現在應該能感受到那種火燒一般的疼痛了吧?那是地獄犬病毒在你身體之中擴散的體現。如果是普通人,這個時候已經狂了,可你不是普通人,你的免疫系統還能抵抗一陣子。可如果你還不做出決定進食的話,你會被徹底感染,然后狂。那個時候,不仍然要進食,而且是用你的牙齒吃到。”
  “為什么這樣對我?”
  “為了讓你變得強大起來。”夏長河抬手指著昏迷不醒的葉列娜,“去吧,吃掉她大腦之中的能量。你不愿意開這個頭,我來幫你。”
  砰砰砰!
  夏雷突然開了槍。
  三顆子彈從毒蛇手槍之中噴射了出去,但沒有擊中夏長河,全都射在了夏長河身前的地面上。子彈鉆進了雪地之中,多了三個白色的小孔。
  “廢物!”夏長河的嘴角露出了不屑的意味,“你恨我,你想殺了我,可是你卻下不了手!就你現在這種狀態,你怎么度過最后一關?你需要力量,你需要時間,這樣你才能去破解世界之盒和水晶頭骨的秘密?你不明白嗎?你只有這一條路可以走!”他再次指向了昏迷的葉列娜,“去,吃了她!”
  火燒一般的疼痛感在整條右腿之中蔓延,夏雷很清楚的感覺到,他正在失去對右腿的控制。他體內的神秘能量卻是再抵抗和殺滅地獄犬病毒的入侵,可奈何地獄犬病毒的分裂度太快了,根本就抵抗不了,更殺不干凈!再這樣下去,用不了多久的時間,一旦病毒擴散到他的內臟甚至是大腦之中,他將萬劫不復!
  可是,要吃到葉列娜,這樣的事情就算是殺了他也做不到!
  然而,殺了夏長河?他更加做不到,哪怕他不確定夏長河還是不是他的父親。畢竟,這個男人養育了他和夏雪。
  現在,他面臨出生以來最難的選擇。
  一邊父親,一邊忠于自己甚至愿意為自己去死的女人,他能讓誰去死?可是,如果他什么都不選擇的話,他卻會死。如此死亡三角,他該做出什么樣的抉擇?
  火燒般的病毒擴散感越來越強烈,他的身體就像是一個戰場,交戰的雙方,一方是他身體之中的神秘能量,一方面是地獄犬病毒。他身體之中的神秘能量無疑是以一敵千的精銳武士,地獄犬病毒是烏合之眾,可前者的數量太少,后者卻不斷分裂繁殖,以排山倒海一般的數量優勢向神秘能量的陣線起沖鋒!
  隨著“戰斗”的進行,神秘能量的消耗越來越嚴重,無以為繼。他的意識之中產生了一個強烈的進食的信號,他迫切需要吞噬活人大腦之中的能量!這個**,空前強烈!
  “不要堅持了,去做你應該做的事情吧。吃了她,吃了她。”夏長河說,他的聲音仿佛擁有一種神奇的魔力。
  夏雷向葉列娜走了過去,失去了對右腿的控制,他的步子是瘸的。
  夏長河的嘴角露出了一絲笑容,“對,這樣做就對了!吃掉她!吃掉她!”
  夏雷走到了葉列娜的身邊,他將葉列娜抱了起來。然后,他轉身向山坡下走去。
  夏長河頓時愣了一下,驚愕地道:“你……干什么?”
  夏雷回頭看了他一眼,“我要送她回去,不要攔我,不然我會對你開槍。夏雪的婚禮你不用回來了,我沒有你這也的父親,她也不需要你這也的父親。”
  “你給我站住!”夏長河向夏雷走去,想要攔住夏雷。
  砰!
  一聲槍響。
  一顆子彈擊中了夏長河身前的地面。
  夏長河停下了腳步。就夏雷此刻看他的眼神,他完全相信只要他再往前走一步,下一顆子彈絕對會擊中他的身體,而不是地面。
  夏雷抱著葉列娜向世外桃源走去,他雖然瘸著腿,可眼神卻很堅定,他相信他一定能將葉列娜送到世外桃源中去。
  “你以為你能這樣走掉嗎?”夏長河的聲音從后面傳來。
  夏雷沒有回頭,也沒有停下腳步。
  砰!
  一聲槍響。
  夏雷的身體摔倒在雪地上。鮮血從他的左腿上冒了出來,子彈從后面射來,開槍的人必然是夏長河。
  “啊——”怒吼,夏雷忽然翻身,揮槍射擊。
  砰!
  一顆子彈撕開了雪風,飛去了遠方。
  夏長河并不在他身后,就這么一秒鐘的時間里,他竟然失去了夏長河的蹤影!
  砰砰砰!
  砰砰砰……
  夏雷瘋狂地扣動著扳機,一邊怒吼道:“你為什么要這樣做!你給我出來!”
  咔、咔、咔!
  毒蛇手槍之中已經沒有子彈了。
  夏雷的左眼終于捕捉到了夏長河的身影,他已經在幾十米開外,站在一塊與他身體等高的巖石后面。
  就在這時,夏長河身后的雪地中突然冒出了一個個穿著雪地偽裝服的人。他們拿著軍刀,一步步逼近。
  夏雷忽然將視線移到了另外一個方向,在那里,更多的穿著雪地服的人從雪地之中冒了出來。不止是這兩個方向,另外兩個方向也有穿著雪地偽裝服的人從雪地里冒了出來。一時間,這些人就像是雪地里的筍子,密密麻麻將他和葉列娜包圍了起來。
  夏雷的視線忽然移到了他放下裝備包的地方,然后他心冰涼。夏長河離開的時候竟然拿走了他的裝備包,沒有裝備包里面的槍,手中的毒蛇手槍又沒有了子彈。
  包圍圈在縮小。
  這是一個絕境。
  夏雷將葉列娜放了下來,拔除了刀鞘之中的軍刀,拿在了手中。
  “要么活,要么死,你知道該怎么做了嗎?”夏長河的聲音從雪風之中傳來,比冰雪還冷。
  七八十個穿著雪地偽裝服的人突然想夏雷和葉列娜沖了過來,他們手中的刀閃爍著寒光,他眼神空洞去夾帶著凜冽的殺氣。
  僅僅從他們的眼神夏雷便可以看出來,這些人其實都是被催眠了的,他們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們的大腦之中只存在著一個念頭,那就是干掉他!
  一個狂奔而來的穿著雪地偽裝服的人一躍而起,手中的軍刀突然扎向了夏雷的脖子。
  夏雷側身閃開,一刀捅進了第一個襲擊者的心臟。鮮血噴濺,撒落在他的臉上和身上,大腦之中那個進食的**仿佛是嗅到了血腥味的鯊魚,一下子就瘋漲了起來。
  一個襲擊者倒下,更多的襲擊者涌了上來。被催眠的他們根本就沒有恐懼,不管夏雷的刀有多快,有多狠,他們都毫不退縮,毫不猶豫!
  一個襲擊者撲向了躺在地上的葉列娜。
  夏雷的心頭燃起了一股滔天的怒火,他一拳轟飛一個纏著他的襲擊者,一個側撲,趕在那個襲擊者用軍刀扎向葉列娜之前一刀捅進了他的眼眶。
  戰斗才剛剛開始。
  刀光閃爍,一具具尸體躺在了雪地上。
  夏雷的身上滿是鮮血,戰斗的地方也已經被鮮血染紅。
  這個地方就像是地獄里的血池。
  “你支撐不了多久,他們都是特種兵,他們的大腦里就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殺了你和葉列娜。你不是要保護葉列娜嗎?那就吃掉這些特種兵,不然你和葉列娜都會死在這里。”夏長河的聲音傳來。
  “你閉嘴!”夏雷怒吼道,右臂一揮,手中的軍刀切開了一個特種兵的咽喉。
  他已經殺紅了眼。
  卻就在這個時候,一把軍刀劃開了他的背。
  火辣辣的疼痛從后背傳來,噴涌而出的鮮血大師了他的背和雙腿。
  夏雷回手一刀捅進了偷襲者的心臟,然后用肩頭一撞,頓時將從背后襲擊他的特種兵撞飛了出去。
  如果他沒有感染地獄犬病毒,就算是一把軍刀,他也能搞定這七八十個特種兵。可是現在的情況卻是,地獄犬病毒正在瘋狂的攻擊他的身體,他身體之中的神秘能量就連對付的地獄犬病毒都難以為繼,岌岌可危,更別說是幫助他戰勝這些悍不畏死的特種兵了。而且,他不僅要在七八十個敵人的圍攻下保全自己,還要保護昏厥的葉列娜,這根本就是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使命!
  噗嗤!
  一個特種兵一刀扎在了葉列娜的小腹之中。
  “不——”夏雷瘋似的怒吼了一聲,然后他將手中的軍刀飛擲了過去。
  嚓!
  用刀扎傷葉列娜的特種兵胸口中刀,倒在了地上。
  可是更多的特種兵卻涌了上去。
  下一秒鐘葉列娜就會尸橫荒野,除非奇跡生。
  這個奇跡就是夏雷。
  已經被逼入絕境的他愿意為了他自己,還有葉列娜的生存化身惡魔嗎?
  兩顆眼淚從夏雷的眼眶之中奪眶而出,卻瞬間被寒風凍結成了冰珠……
  身體之中所有的神秘能量都撤出了戰場,地獄犬病毒潮水一般的涌入了他的身體的其他部位,而神秘能量卻涌入了他的大腦。也就在那一瞬間,他的雙眼一團漆黑,宛如失去了星辰的宇宙深空!
  ps:我在這里說一下,縱橫搞了一個更新比賽的活動。需要用微信關注一下縱橫的公眾號,也就是“舉個瓜子”。進入之后,點擊一下更新比賽的專題,投李閑魚的票。你們的票能刺激到我碼更多的字,請投我一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