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品透視》 最新章節: 2499章黑暗陣線(02-23)      2498章機器(02-23)      2497章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02-23)     

超品透視1257 自我救贖

一線曙光刺破了東邊的天際,黑暗如潮水一般退去。一朵雪花被風從樹梢上刮落了下來,落在了女人的臉龐上,可是沒有融化。她的尸體已經冰了,沒有半點溫度。
  嚓!夏雷將一只鐵鍬插在了泥地上。在他的身前多了一個一米多深的大坑。那是他用來埋葬她的墓穴。他不知道該怎么稱呼她,她是寧靜和古可文的結合體,可卻是依西塔布的樣子。
  她靜靜地躺在冰冷的泥地上,被割開的脖子讓人觸目驚心。如果她還有知覺的話,她一定很痛苦吧?夏雷忍不住去想這個問題,然后他又覺得這樣最好。因為無論是寧靜還是古可文,她們其實都已經離開這個世界了,入土為安,這是她們應得的歸宿。
  “寧靜,古可文……”夏雷的聲音中充滿了悲傷的意味,“我知道你們對我好,而我從來沒有給過你們什么。我欠你們很多,我這輩子無法償還你們了,如果有來生的話我一定會償還你們,愿你們在天堂一切安好。”
  她靜靜的躺在地上,沒有半點回應,她聽不見夏雷的聲音,更無法與夏雷交流。天人永別,人世間最痛苦的事情莫過于此。
  夏雷將她抱了起來,然后小心翼翼的放在了他親手挖的墓穴之中。他看著她,猶豫了一下,然后俯下了身去在她的嘴唇上親吻了一下。她的櫻唇冰涼,也有點收縮的跡象,以至于無法遮掩她的牙齒。這樣的嘴唇,談不上半點美感,甚至讓人覺得惡心,可是他一點也不在乎。他吻著她的嘴唇的時候,他的心中不禁浮現出了寧靜和古可問文的樣子,她們對著她笑,挽手退行,漸漸遠去。
  這是永別的吻。
  “再見,寧靜。再見,古可文。如果我能活下來,每年清明節我都會來看你們,陪你們說說話。”夏雷的眼角濕潤了,等他爬上地面的時候,他再也控制不住他的情緒,眼淚牽著線的流了出來。
  夏雷看著躺在墓穴里的她,發了一會兒呆,然后他將他身上的衣服和褲子,甚至是內褲盒和鞋襪都脫了下來,然后放進了墓穴之中。寧靜和古可文都深愛著他,寧靜的遺愿是陪他睡覺,古可文的遺愿是在他殺死她的地方躺一會兒。她們愛他愛得如此之深,他將他的衣服鞋襪放在她們的身邊也算是陪著她們了。
  將衣服鞋襪放進墓穴之中后,夏雷拿起了鐵鍬鏟土。
  她那絕美的面孔漸漸消失在了泥土之中……
  一座新墳誕生了,它的位置就在世外桃源后面的一面山坡之上,每天太陽出來的時候,寧靜和古可文就能看見第一縷曙光。夏天和春天的時候,她們也能看到滿山片野開出來的小花。夏雷覺得她們倆一定會喜歡這個地方。
  “我走了,你們安息吧。”夏雷向著一塊木質的墓碑深深地鞠了一躬,那塊墓碑上寫著:寧靜和古可文之墓。
  初升的陽光照在了夏雷的身上,他的身上沒有一塊布料,所有的皮膚都暴露在陽光之下,在金色的陽光下他的皮膚竟然有一點晶瑩剔透的感覺,好像是用冰雪雕琢的,會在陽光下融化。
  發現這個情況之后夏雷忍不住停下了腳步,他看著自己的身體,心中一片驚訝,“難道我快要失去我的身體了,變成依西塔布和史前唯一那樣的純能量體?”想到這一點,他的嘴角不禁浮出了一絲苦笑,“是又怎么樣?如果變成純能量體能干掉依西塔布和史前唯一的話,我并不介意!”
  經過這次的與依西塔布的惡戰,夏雷的觀念和想法都變了,他不再排斥因為全面進化而失去身體,也不在乎進食!
  迎著金色的陽光,夏雷坐在了一塊石頭上。他激活了大腦之中的烙印之力,檢查身體的內部。
  檢查身體不僅僅是因為皮膚變得晶瑩剔透,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在之前的戰斗里他被依西塔布“啃”過。當時他很清楚的感覺到生命力的流逝,還有儲存在他大腦里的烙印之力,也就是依西塔布所稱的“ae能量。”
  烙印之力蘇醒,能量場從他的身體之中釋放了出來,猶如冰冷的水流一樣將他包裹了起來。身體內部的所有信息就在烙印之力完成對他的身體的包裹的時候傳遞到了他的大腦之中,他的大腦里隨即浮現出了相關的影像。他的心臟,他的腎臟,他的空蕩蕩的胃,還有一根根血管、神經……
  檢查的結果很快出來了。因為生命力的流逝,他的各個器官、血管、肌肉和神經,甚至是骨頭都有一定程度的損傷,但不是很嚴重,畢竟依西塔布“吸食”他的過程很短暫。現在,烙印之力正在修復那些受損的器官和組織。
  烙印之力修復受損器官和組織的速度很快,夏雷的大腦里甚至描繪出了受損肌肉組織里的毛細血管充盈,血液重新流動的影像。就他現在這個身體,不管是什么病都不需要醫生。這似乎也是人類進化的必然趨勢,如果人類能挺過這一劫,還有將來的話。
  受損的器官和組織得到了修復,可失去的那一部分烙印之力卻無法恢復。時至今日,夏雷對這種神奇能量的了解已經七七八八了,他對它的理解就是,烙印之力是一種能量,它會在潛移默化之中有一點增長,但這種增長的速度極其緩慢,幾年十年也只能增長一點點,其數量幾乎可以忽略不計。可是,通過進食的方式它卻可以快速增長,變得非常強大。
  它有這樣的屬性夏雷一點都不奇怪,如果它可以向肌肉那樣鍛煉出來,越來越強壯,那么依西塔布和她的同類就不會用進食的方式毀滅一個又一個的文明了。因為不可通過鍛煉或者修練來增加這種能量,所以侵略和獵殺便成了最佳的選擇。
  最后是大腦組織的情況。
  他的大腦組織也受到了一點輕微的傷害,一部分細胞失去了生命,更有腐爛的跡象。烙印之力也對他的受損的腦組織進行了修復,這部分的修復速度很慢。烙印之力將那些受損和腐爛的腦細胞粉碎,然后卷入血管,進入血液循環系統。最終,那些損壞和腐爛的細胞碎片會從腎臟以尿液的方式排除體外。
  結束烙印之力的內部檢查指揮,夏雷的大腦還真就釋放了一個尿漲了的信號。他站了起來,對著初升的朝陽噴射出了一道水柱。那水柱筆直前行,飛出好幾米遠之后才彎折下來,墜落在地上,水花四濺。
  陽光照在他的排水器上,他這才發現他的排水器也變得晶瑩剔透,給他的感覺就像是用白色的翡翠雕琢雕琢的一樣。如果這個世界上有一個針對那什么的選美比賽的話,他的一定會活得世界冠軍。
  一泡尿撒完,夏雷也將腦袋里的亂七八糟的念頭清理了出去。隨后他打開了柱形金屬箱,將里面的水晶頭骨和世界之盒拿了出來。
  陽光下,缺角的世界之盒給人一種古老而神秘的感覺,直到現在,夏雷也不知道它是從什么地方來的,更不知道它的材質,還有締造它的人。他的視線移到了水晶頭骨之上,在金色的朝陽之中水晶頭骨越發晶瑩剔透。它所折射的光線并不是金色的,而是柔和而純凈的白色,是那么的一塵不染,干凈到了極致。無法看見蘊藏在它里面的能量,可他卻能感覺到它的存在,可他對它卻是一無所知。
  “等等……”夏雷的視線忽然移到了他的雙腿之間,看了看那什么之后又將視線移到了水晶頭骨之上,他張大了嘴巴,愣了好半響才冒出一句話來,“我暈……這色澤好相似,我的鳥不會進化成水晶頭骨一樣吧?如果是那樣的話……”
  他想象不下去了,不過可以肯定的是,如果真的是那樣的話,唐語嫣、龍冰、申屠天音、梁思瑤、江如意、凡凡肯定不會跟他睡一張床了。
  幾分鐘后,夏雷很清楚的感覺到他的大腦受到了影響。他跟著將水晶頭骨和世界之盒放進了能隔絕能量輻射的柱形金屬箱之中,在那之后剛剛起了一點苗頭的影響消失了。他靜靜的坐了一會兒之后起身往山坡下走去,無法思考出答案的問題就算思考再久也只是浪費時間。
  返回世外桃源基地之后,夏雷找了一身衣服穿上。收拾好身上之后,他拿出了他的衛星電話撥打了一個電話。
  “千軍,是我,你們到拉薩了嗎?”夏雷的聲音顯得很疲憊。
  千軍的聲音從衛星電話之中傳了出來,“老大,我們剛剛到拉薩機場。”
  “你們沒事就好。”
  “老大,你沒事吧?你的聲音好像很疲憊。”
  “我沒事,都結束了。你們可以現在回來,也可以在那里住一晚上再回來。”夏雷說。
  “你呢?”
  “我駕駛閻王戰斗機返回雷馬集團,等我把今天的事情處理完畢我就會回來。”
  “那好吧,我們現在回來,基地里一個人都沒有,我有點不放心。”停頓了一下,千軍又才說道:“老大,你說過……”
  夏雷打斷了千軍的話,“我現在什么都不想談,等我過來的時候我們再談談吧,就這樣吧。”他掛斷了電話。
  失去了說話的聲音,整個世外桃源又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
  十分鐘之后,閻王戰斗機從跑道上拔地而起,瞬間突破音障以極速向京都方向飛去。
  黑色的戰機,陽光下的閃電。
  昨夜的一戰是一個轉折點,就算只有一個人,他也要勇敢的戰斗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