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品透視》 最新章節: 2499章黑暗陣線(02-23)      2498章機器(02-23)      2497章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02-23)     

超品透視125 羽量級冠軍算個屁

進屋是一個客廳,有兩個客人坐在沙發上聊天。左側是一道木質樓梯,右側是一條走廊和幾個房間。被三個機車男糾纏了一下,夏雷進來的時候已經看不見約瑟夫和阿妮娜了。
  夏雷的左眼微微一跳,右側的幾個房間一一進入他的視線,約瑟夫和阿妮娜卻不在任何一個房間之中。
  夏雷跟著上了二樓。他很快就在一個房間之中發現了約瑟夫和阿妮娜。那是約瑟夫的臥室,約瑟夫剛剛將阿妮娜放在床上。
  約瑟夫摸了摸阿妮娜的臉頰,滿眼的柔情,“阿妮娜,我從小就喜歡你,你難道不知道我的心意嗎?”
  “不要、不要摸我。”阿妮娜的口齒有些不清楚。
  約瑟夫說道:“你等我,我送走了客人之后就來陪你。今晚,你是我的。”
  阿妮娜卻閉上了眼睛,她真的是喝多了。她在什么人的床上躺著,身邊有什么人說了什么話,這些她都沒意識。
  “你真美。”約瑟夫附身親吻了阿妮娜的額頭,然后轉身向門口走來。
  夏雷離開門口,快速躲進了臥室隔壁的一個房間之中。這是一個書房,也是約瑟夫工作的地方。他剛剛躲進書房,隔壁就傳來開門的聲音,然后又是約瑟夫的腳步聲,他下了樓。
  夏雷擔心約瑟夫立刻就會對阿妮娜做那種事情,但他卻沒有。想想這也是正常的,外面還有一大群客人,約瑟夫就算再心急也不會拋下那么多客人去干那種事情吧?阿妮娜喝醉了,就躺在他的床上,送走了客人,想怎么玩都行。這大概就是他的打算。
  暫時不需要為阿妮娜做什么,夏雷打量了一下約瑟夫的書房。書房里有兩只大書架,藏書大約在兩百本之上。一眼掃過,他發現書架上的書有一半都是與電氣工程和機械加工有關。
  夏雷的視線移落到了約瑟夫的書桌上。書桌上放著一些圖紙和草稿。
  夏雷心中一動,跟著就走到了書桌前,翻看那些圖紙和草稿。
  圖紙是一些與電氣工程有關的圖紙,并不是那臺智能機床的設計圖。不過草稿上卻有一些與智能機床有關的計算、簡圖等等。
  這些電氣工程圖紙和草稿都有著很大的價值,夏雷快速地將書桌上的所有的電氣工程圖紙和草稿上的內容都掃了一遍。這種情況,換做是龍冰,她能做的只能是用手機或者微型相機拍下所有的內容,但他不需要,他只需要使用他的左眼看一遍,所有的內容就會像照片一樣儲存在他的左眼之中,一回憶,全都會呈現在他的大腦之中。
  看完書桌上的所有的圖紙與草稿,夏雷用了五分鐘的時間。隨后,他再次動用透視的能力對整個書房進行透視,尋找藏在暗處的秘密。不過,他并沒有發現隱藏起來的保險柜或者文件袋什么的。
  “一臺大型智能機床,圖紙恐怕得好幾十張,約瑟夫不可能連一張圖紙都不需要吧?他會藏在什么地方呢?”想著這個問題的時候,夏雷的視線移到了窗戶的方向,那座鐵皮屋頂的倉庫再次進入了他的視線,他的嘴角也浮出了一絲笑意,“他要制造那臺智能機床,他就需要圖紙,他不會將圖紙放在很遠的地方,那樣的話并不方便。我必須要進入他的倉庫,就今晚。”
  打定了主意,夏雷離開了書房,進了約瑟夫的房間之中。
  阿妮娜躺在床上,嘟嘟囔囔地說著酒話,“我知道是你……呵呵……”
  夏雷苦笑著搖了搖頭,他將阿妮娜抱了起來,然后往浴室走去。
  阿妮娜本來很安靜,可沒走兩步就不老實了。她抱著夏雷的脖子,突然親吻了夏雷的臉頰,一邊還含混不清地道:“我想和你做……做……給我……”
  這句話缺少一個關鍵詞,但夏雷卻很清楚她想表達的意思。
  西方的女人果然是開放啊,那種事情也能這樣直接地表達出來。
  夏雷沒理會她,他走進了浴室。
  阿妮娜卻沒有停止她的騷擾,她吻住了夏雷的耳朵。抱著他的脖頸的手也落下了一只,轉移到他的身上并極不老實。
  “你安靜一點,我幫你醒酒。”夏雷忍受著那種騷擾,他擰開了洗手池里的水龍頭。
  卻就在等待洗手池的水注滿的時候,阿妮娜的那只手忽然抓住了不應該被抓住的地方。那一剎那間夏雷仿佛踩在了一只地雷上,懷里的金發美女醉眼朦朧,滿滿都是渴求的神光。她的性感的嘴唇,還有她的柔若無骨的柔荑,這些都是她的武器,火力全開,打得他難以招架。
  好在洗手池里的水很快就注滿了,夏雷迫不及待地將阿妮娜放下來,在她再次糾纏上來的時候,突然按住她的脖頸,一把將她按進了洗手池之中。
  “咕嚕……”阿妮娜被水嗆到了。
  夏雷松開了手。
  阿妮娜從洗手池之中抬起了頭來,神智卻還有些模糊的樣子。
  夏雷突然將右手按在了她的心口上,食指和中指往她的心口里一戳,掏進去少許的時候往上一提。
  “哇……”阿妮娜頓時吐了出來。她吐出來的東西大部分是喝進胃里的酒,還有少許燒烤的肉類。這些東西一吐出來,她整個人都輕松了起來,神智也清醒了許多。
  阿妮娜愣愣地看著夏雷,不知道發生了什么。
  夏雷說道:“這是約瑟夫的房間,你喝醉了,我只是想讓你清醒過來。我在下面等你。”說完,他轉身就走。
  “盧卡斯……”阿妮娜叫了一聲,可夏雷沒有回頭。她收回視線,看著鏡中的自己,愣了半響才冒出一句話來,“哎呀,丑死了!”
  夏雷快速下了樓,他剛剛走出客廳的時候,約瑟夫也正往里面走。
  兩人碰面,約瑟夫的眼神之中帶著猜疑的意味,“盧卡斯,你去什么地方了?”
  夏雷說道:“我去了衛生間,德國的燒烤太油膩了,我有些不習慣。真不好意思。”
  約瑟夫說道:“生日聚會已經結束了,你可以走了。”
  夏雷點了一下頭,“謝謝你的款待。”
  約瑟夫卻不在跟夏雷說話,大步向樓梯口走去。就在夏雷偷窺他的圖紙和草稿,幫助阿妮娜醒酒的時候,他也與客人寒暄結束,宣布聚會結束。現在,他迫不及待地要去阿妮娜融為一體,哪里還想和夏雷廢話。
  夏雷走到了前院,參加聚會的客人果然正在離開。住在附近的步行回家,住得遠的開車回家。最后離開的是漢斯和那三個機車男。
  漢斯在臨走之前直直地看了夏雷一眼,嘴角帶著一絲幸災樂禍般的笑意。這之后,他與另外三個同伴騎著機車離開了。
  夏雷慢吞吞地往前走,心里也有些著急。他的心里糾結著一個問題,如果阿妮娜沒有出來,他要不要再返回約瑟夫的家里,帶走她呢?
  夏雷苦笑了一下,心里暗暗地道:“釋老總讓我做101局的顧問,龍冰也想讓我成為一個出色的間諜和特工,勞心費力地訓練我,可我卻沒法成為釋老總和她想要我成為的人。我的性格,真不適合做間諜或者特工啊,真麻煩。”
  一個合格的間諜或者特工,最基本的一個條件便是為達目的不擇手段。就拿眼前的事情來說,一個合格的間諜和特工肯定是不會節外生枝去幫助阿妮娜的。相反的,這卻是一個很好的達到目的的機會。因為約瑟夫在阿妮娜身上忙活的時候,正好也是他潛入約瑟夫的倉庫竊取機密的最好的機會。
  從完成任務的角度來看,他這么做其實是在做錯誤的事情。
  可是,從情義的角度去看待這件事,阿妮娜將他當成朋友,非常信任他,對他也很友好和照顧,面對這樣一份情義,他能坐視那種惡心的事情在她的身上發生嗎?如果他袖手旁觀,那也就成了無情無義的人了。
  “算了,我天生就不是做間諜或者特工的料子,我做事只求對得起良心,活得坦然就夠了。”夏雷這樣開導他自己。
  就在這時身后傳來了阿妮娜說話的聲音。
  “約瑟夫,這太突然了,你給我一點時間考慮吧。”阿妮娜走出了門。嘔吐之后,她已經清醒了。
  約瑟夫追了出來,一臉的不甘心的神色,“阿妮娜,我對你的心你還不明白嗎?”
  阿妮娜皺了一下眉頭,“時候不早了,我得回去了。”
  約瑟夫看到了站在草坪里的夏雷,忽然說道:“與他有關嗎?”
  阿妮娜微微愣了一下,然后搖了搖頭,“約瑟夫,你要我怎么說你才能明白呢?這與盧卡斯沒有關系,是我自己的問題。我們在一起長大,我對你太熟悉了,我……沒有感覺,你明白嗎?”
  一起長大的男孩和女孩很少有成為戀人的,原因還真是太熟悉了。夏雷對此便有深刻的感受,因為他和江如意便是一個例子。他對她太熟悉了,就連她屁股上有幾顆痣,小時后一起光屁股洗澡的時候也都看見了,一清二楚。如此熟悉,沒有怦然心動的感覺,又怎么能成為戀人呢?
  “好吧,你回家吧,我等你。”約瑟夫無可奈何地聳了一下肩。
  “晚安,約瑟夫。”阿妮娜跟約瑟夫道了晚安,然后向夏雷走去。
  “晚安,約瑟夫先生,謝謝你的晚餐。”夏雷楊聲說道。
  “哼。”約瑟夫卻只是冷哼了一聲,連跟夏雷說話的興趣都沒有了。
  “我們走吧。”阿妮娜對夏雷說道,然后她壓低了聲音,“你怎么能將我的腦袋按進洗手池里?我要和你算賬。”
  夏雷微微愣了一下。
  阿妮娜卻又笑了,“我跟你開玩笑的,謝謝你。我知道約瑟夫想干什么。”
  夏雷也笑了一下,“走吧,過去的事就不要再提了。”
  卻就在兩人并肩往林間小道走去的時候,幾輛機車突然從身后的道路上沖出來。
  夏雷回頭看了一眼,突然一把抱住阿妮娜的腰將她撲倒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