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品透視》 最新章節: 2499章黑暗陣線(02-23)      2498章機器(02-23)      2497章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02-23)     

超品透視2191 孤夜城主與夜鶯的秘密

街道上人來人往,三個奴隸結伴而行。黑妮緊跟在夏雷身邊,彩玲則坐在黑妮的肩頭上。從這一點上也不難看出黑妮和彩鈴的關系相處得不錯,或許是一段患難的朋友。
  “我已經獲得了夜鶯夫人的許可,這次去西北礦區接收血晶礦的時候,我可以帶上你們。”夏雷說道。
  “真的嗎?那太好了!”黑妮顯得有些激動,”我沒想到夜鶯夫人居然連這個都能同意,“我們可都是她的奴隸啊。”
  彩鈴說道:“龍可不是一般的奴隸,他是新的雙城冠軍。”
  黑妮說道:“那么,那個藍……”
  夏雷突然伸手掐了一下她的腰,他的手上使了一點勁,吃痛的黑妮頓時哎喲一聲,想說的話也被掐斷了。
  夏雷什么都沒有說,可黑妮卻也明白他為什么這樣做了,她跟著指著街邊一個賣帽子的地攤,“那只藍色的帽子真好看,龍,你摸我的腰,你得給我買下那只藍色的帽子。”
  “我也要,我也要。”彩鈴指責著一只綠色的帽子說道:“龍,我喜歡那只綠色的帽子,你能買給我嗎?”
  夏雷聳了一下肩,然后壞壞地看了雙腿之間的部位一眼,“我就只剩下本錢了,我拿什么給你們買?”
  “什么本錢?”兩個女人都異口同聲,也都一臉的好奇。
  夏雷有些頭疼,尷尬地道:“男人身上才有的東西,這下你們明白了嗎?”
  兩個女人頓時尷尬了,她們并不是傻瓜,她們當然知道夏雷說的本錢是指什么東西。
  黑妮還要好一點,漆黑如墨的皮膚上看不見什么因為害羞而浮現出來的紅暈。彩鈴卻不一樣了,小小的臉蛋上滿是羞澀的紅暈。有紅暈,這說明蝶人族的血液和人類是一樣的。
  夏雷假裝去看帽子,眼角的余光卻在觀察身后的區域。他很快就發現了跟蹤而來的監視者,不止一個,是好幾個。他的嘴角浮出一絲冷笑,他不喜歡被人監視的感覺,但他對夜鶯夫人的做法并不感到奇怪。
  “沒錢我們逛什么街呀,看見喜歡的東西又不能買,看見喜歡吃的東西也沒錢買。”黑妮說。
  “對呀,那邊的烤兔子好香,我好想吃。”彩玲眼巴巴地盯著有一個賣烤兔肉的地方,喉嚨里也傳出了一個咕噥的吞口水的聲音。
  沒想到長了蝴蝶翅膀的小女人居然是一個吃貨。
  黑妮則眼巴巴地看著一個賣服裝的店鋪,似乎很想進去看一看。
  女人最喜歡的就是買東西,吃好吃的,對立的宇宙世界如此,這邊的死亡世界也是如此。畢竟,不管是對立的宇宙世界的生命,還是黑暗死亡世界的生命都是生命,有一些相似或者相同的興趣愛好也是很正常的。
  夏雷又尷尬了,這還是他第一次帶女人出門卻沒有錢給女人買東西。即便是他在地球上輟學去打工的時期,他的兜里也總是有點錢的,從來沒有像現在這么窮過。
  “媽的!你走路不長眼睛啊?再看!再看老子揍你!”一個衣著光鮮的守夜者指著一個衣衫襤褸的蛇紋人罵道。那個倒霉的蛇紋人不小心踩了他的腳。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倒霉的蛇紋人跟著給衣著光鮮的守夜者道歉。他的手中提著一只袋子,不知道里面裝著什么。
  “一句對不起就夠了嗎?混蛋!”衣著光鮮的守夜者一腳就踹在了蛇紋人的小腹上。
  蛇紋人一聲慘叫倒在了地上,手中的袋子脫手墜落在了地上,袋口打開,露出了里面裝的東西。袋子里面裝的是一些堅果,通體漆黑如墨,拳頭大小,堅硬的外殼上還有血色的紋路,看上去很神秘的樣子。
  “媽的,拿這些破爛玩意來灰燼城販賣,你當這里是傻瓜遍地的地方嗎?拿著你的東西滾出去,不然宰了你!”衣著光鮮的守夜者一腳踩在了一顆黑色的堅果上,不過他并沒有能將它踩碎。惱羞成怒的他一腳將堅果踢了出去,結果那顆堅果嗖一下就飛向了夏雷,砸在了夏雷的大腿上。
  夏雷伸手一抓就將從大腿上彈出去,即將墜地的堅果抓在了手中。入手,一絲異樣的感覺頓時
  “我走,我馬上走。”蛇紋人瑟瑟發抖,慌慌張張地撿起地上的袋子,然后離開。
  “媽的,臭烘烘的蛇紋人。”衣著光鮮的守夜者罵了一句,也離開了。
  就在這個時候,夏雷快步走上去,與那個衣著光鮮的守夜者擦肩而過。他的肩頭撞在了衣著光鮮的守夜者的肩頭上,后者一個趔趄,差點摔倒在地上。
  “媽的!有一個不長眼睛的蠢貨!”衣著光鮮的守夜者一把抓住夏雷的胳膊,揮拳就向夏雷的后腦勺抽去。
  夏雷忽然回頭看著衣著光鮮的守夜者,臉上還帶著笑容。
  “你是……”看清楚夏雷的臉,衣著光鮮的守夜者突然就愣住了,那只準備揍夏雷的拳頭也停滯了,距離夏雷的臉頰僅有那么幾寸的距離。
  “你要打我嗎?”夏雷的聲音很溫和。
  “不不不,我……”衣著光鮮的守夜者跟著就放下了拳頭,一臉討好的笑容,“你是龍,打敗黑山的勇士,我怎么敢打你……哈哈!見到你太高興了!你知道嗎?你在角斗場上用一根木棒插死黑山的時候,那是我這一輩子最興奮的時候,我的雞卡比鐵棍還硬!”
  夏雷,“……”
  “回去,我就叫來了我所有的女奴,狠狠地把她們搞了一遍!我還學你的樣子,用木棍扎死了其中一個!”衣著光鮮的守夜者搖了一下頭,露出了懊惱的表情,“可惜,我沒法做到像你那樣。”
  這就是守夜者,就因為這個他用木棍活生生地將一個女奴扎死。他說這些話的時候,夏雷的拳頭下意識地握緊了一下。夏雷真的很想一拳打爆他的頭,但這個念頭冒出來的時候,他還是將它壓制了下去。
  這是黑暗世界,這里的罪惡來得光明正大理所當然。悲慘的事情每時每刻都在發生,每個地方也都充滿了血腥的壓迫,他能管多少?或者,他又能救多少可憐的死亡世界的可憐生靈?
  他不是救世主,他來是為了那塊碎片,是為了終結那個使命。
  更多的人圍了上來,毫不吝嗇他們的贊美的語言。有一些守夜者說的是守夜者語言,可夏雷已經能大致聽懂了。他學習語言的能力遠超過他的進化的能力。
  “漂亮雞卡,去我家吧,我給你做美味的烤肉。”一個年輕的守夜者女人湊到夏雷的身邊,滿眼都是小星星。
  夏雷只笑了一下,雙腳在地上一踏,拔地而起,直接從圍著他的人群之中逃離了出來。他的落腳點正是黑妮與彩玲的身邊,他一把拉起黑妮的手就走。
  “剛才,我以為你會幫助那個蛇紋人。”黑妮說。
  “我擔心你會打那個家伙,那個家伙是一個貴族,來過城主府,我見過他,很可怕的一個人。”彩玲說。
  夏雷腳步不停,一邊說道:“我帶你們出來怎么能不給你們買點東西?作為一個男人,這點風度還是應該有的。我剛才過去,嗯,只是順手賺點錢。”
  “你……”黑妮欲言又止。
  夏雷的袖口之中滑出了一只鼓鼓的錢袋,他搖晃了一下,錢袋里面頓時發出了一片叮叮的金屬撞擊的聲音。
  “哦,我明白了,哈哈!”彩玲笑了,“我有烤肉吃咯!”
  夏雷打開了錢袋,里面裝著好幾種錢幣,還有數字和守夜者字符。這些錢幣不同材質,不同面額,顏色也不同,與地球上的硬幣差不多。這還是他第一次接觸到死亡世界的貨幣,這也是他賺到的“第一桶金”,雖然用的是不光彩的手段。
  那個衣著光鮮的守夜者確實是一個有錢的貴族,就這一袋子錢足夠他在這座城市里買一幢房子,并且還能過上幾年舒坦日子了。
  卻就在夏雷準備將錢袋收起來的時候,他的視線忽然落在了一塊血色的東西上。那個血色的東西很小,僅有指甲蓋大小,那顏色,那光澤,就像是剛剛從血管里流出來的神的血液,給人一種無比純凈,并且擁有神奇力量的感覺。
  這就是死亡世界最珍貴的堪比靈石的礦石——血晶!
  剛剛進入灰燼城的時候,夜鶯夫人用十塊高品質的血晶買下了夏雷,可那個時候夏雷并沒有看到血晶,后來神月如一也沒有給他展示血晶。所以,這還是他第一次看到血晶。
  “它蘊藏的是什么能量?好神奇的感覺……”夏雷將手伸進了錢袋,他的手指觸碰到了那塊血晶,那一剎那間一絲神秘的能量頓時被他感知到了。而他,他目瞪口呆!
  “媽的!我的錢包去哪里了?你們誰偷了我的錢包,給我叫出來!”身后傳來了那個貴族守夜者的吼叫聲。
  夏雷將手縮了回來,收起錢包,拉著黑妮快步離開。他當然不是害怕被那個貴族守夜者發現是他偷了他的錢包,他只是想找個安靜的地方確認血晶之中所蘊藏的讓他震驚的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