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品透視》 最新章節: 2499章黑暗陣線(02-23)      2498章機器(02-23)      2497章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02-23)     

超品透視2241 瘋狂末日城

酒店的房間距離湖心島差不多有十公里的距離,這點距離對于夏雷的雙眼來說就如同是捧著書本看書。不出意外的話,他甚至可以看到島上的森林的一片樹葉的紋理。
  然而,他的視線卻在即將進入湖心島的時候被一個無形的能量護罩給擋了下來,那感覺就像是撞在了一面透明的玻璃上一樣。他能看到玻璃后面的景物,可無法透視它們。
  不過這個結果并不出夏雷的意外。
  就在這個時候他突然感覺到那個能量護罩微微顫動了一下,他不知道是什么情況,跟著就收回了透視的視線。就在那之后,一道血影突然從湖心島的一座山峰上飛了起來。
  不是人,而是一只鳥。
  “那是……”夏雷目瞪口呆,愣了一下才吐出一個詞來,“鳳凰?”
  從湖心島山峰頂上飛起的“鳥”不是很大,與大多數飛行死獸相比各自算是很小的。可它絕對不是什么普通的飛行死獸,它的通體血色,透體而出的能量氣焰看上去就像是一團火在燃燒。而讓夏雷最驚訝的卻還是它的樣子很像是神話故事里的火鳳凰!
  “火鳳凰”升空,圍繞著湖心島盤旋,不時發出尖銳的鳴叫聲。
  夏雷的心里暗暗地道:“難道是因為我的透視觸發了什么?這只火鳳凰便飛了起來,偵察情況?”
  這么一想,他頓時有些緊張了起來。
  現在距離那個使命就只差最后一步了,如果在這個時候出點錯導致失敗,那真的是悔都悔不轉來了。
  “那是……”夜鶯也看到了,她驚訝地道:“那是狄陰公主的不死火鳥。”
  不死火鳥,不就是火鳳凰嗎?夏雷心中一動,“永夜公主是誰?”
  “永夜公主啊,當然是黑日帝國的公主。她是黑日帝國公認了的最頂尖的神子,也是黑日大帝最疼愛的女兒。另外她有兩個哥哥,鎮天王狄昆,鎮地王狄九幽。這三個人都有希望進入終極進化,也代表著黑日帝國的明天。”不知道為什么,在給夏雷講述黑日帝國王室的公主和王子的時候,夜鶯的眼眸中滿是興奮的神光。
  夏雷笑著說道:“為什么這么激動?”
  夜鶯的神色頓時恢復了正常,“那個永夜公主曾經是我的偶像,我一直想能為她那樣的人物。可是我從來沒有見過她,看見她的不死火鳥,我以為能看見她,可是還是沒有看見她。”
  都是杰出的女人,可永夜公主狄陰卻是站在帝國金字塔尖的女人,不僅是她尊貴無比的身份,還有冠絕黑日帝國的驚艷實力,這些確實值得夜鶯這樣的在底層掙扎的女人所羨慕的,她有崇拜的情結也就不奇怪了。
  “你……會笑話我嗎?”夜鶯更在乎的其實是夏雷的感受。
  夏雷面帶微笑,“我為什么要笑話你?這很正常,我小時候也有崇拜過人。”他轉移了話題,“對了,黑日大帝叫什么名字?”
  “沒有名字,黑日大帝就是他的名字。他的姓氏名是禁忌,沒人敢叫,也沒有記載,當然也沒有什么意義。”夜鶯說。
  夏雷點了一下頭。一如他所熟悉的秦始皇、漢武帝,姓氏的名字是禁忌,也沒人敢叫,只有后人才敢叫。可黑日大帝卻還活著,他的名字當然無人敢叫,也沒有什么意義。
  “你會怪我嗎?”夜鶯忽然冒出了這樣一句話。
  夏雷微微愣了一下,“你指什么?”
  “那個……”夜鶯的神色有些尷尬,“剛才,在酒店大廳里,我說你是我的丈夫。”
  夏雷沒想到她會提起這件事,他也有些尷尬了,“不會,情況特殊嘛。”
  夜鶯不說話了,也避開了夏雷的視線,不知道在想什么。
  夏雷的視線重新回到了湖心島的天空上,那只不死火鳥已經回到了那座山頂上。雖然隔著十公里的距離,可那只不死火鳥卻還是給他帶來了視覺上和心理上的雙重震撼,他忍不住去想,“不死火鳥都出現了,那這個世界上會有龍嗎?”
  作為龍的傳人,如果見到真正的龍,他肯定也會很激動。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白色的身影突然從山頂上飛沖起來,扶搖直上,一閃便上了不死火鳥的后背。
  那人黑人遮面,身段窈窕浮凸,就身體的特征而言顯然是一個女人。她跨坐在不死火鳥的脖子上,不死火鳥振翅飛翔。風吹起她的衣帶,還有驚呼頭發的長長發絲,那畫面真的像是九天之上的仙女下凡。
  雖然無法透過那遮面的黑紗看到她的臉,可這一剎那間夏雷還有生出了一種驚艷的感覺。
  “那是……”夜鶯忽然一聲驚呼,跟著又激動地道:“永夜公主!她就是永夜公主!這個世上只有她擁有不死火鳥,也只有她能騎乘,別人根本就無法靠近!”
  天空上,不死火鳥眨眼就飛過了死亡湖的湖面,然后往金海岸酒店飛來。
  難道被她發現了?
  夏雷驟然緊張了起來,他跟著收斂了身上所有的能量氣息,大氣不敢出。
  不死火鳥從金海岸酒店的上空飛了過去,并沒有停留。
  強大的能量氣焰猶如勁風一般吹過酒店,整個酒店的門窗都在顫動。
  金海岸酒店里一片歡呼的聲音,對他們來說永夜公主從他們的頭頂上飛過也是一種莫大的榮幸。
  夜鶯追到了另一面墻的窗戶前,掀開窗戶追看。
  血色的不死火鳥猶如一團燃燒的火焰,載著一身白衣的女人飛向了一座巨大的圓形建筑。
  那座建筑給夏雷的第一眼印象是足球場,然后他又否定了,改成了角斗場。角斗的風氣在灰燼城那種地方都那么盛行,更何況是帝都末日城?
  不死火鳥降落了下去,然后騰飛起來,往湖心歸魂島飛去。永夜公主已經不在它的背上了。
  夜鶯指著那座圓形建筑說道:“那是帝國最大的角斗場,英雄角斗場,永夜公主一定是去看角斗了。”然后她又補了一句,“不知道是什么級別的角斗士,竟然能吸引永夜公主這種級別的觀眾。”
  夏雷的視線落在了夜鶯的臉上,“你想去看嗎?”
  “想!不過……”夜鶯搖了一下頭,“還是不去了吧,那種地方有很多黑日營的密探,永夜公主又那么強大,萬一被發現了就糟糕了。”
  夏雷笑了一下,“小心一點應該沒事,再說了,我們一直待在酒店可找不到那個人。我們去看看吧,你也可以親眼見一見你的偶像。”
  夜鶯的聲音變小,“那是以前,現在我的偶像另有其人。”
  “誰啊?”
  “你啊。”夜鶯說,然后直盯盯地看著夏雷。
  夏雷避開了她的視線。
  英雄角斗場前有一個巨大的廣場,夏雷和夜鶯趕到的時候這里已經是人山人海了。
  夜鶯去了賣票的窗口買票,卻被告知早就賣完了,她一臉失望地回到了夏雷的身邊,“真倒霉,我們來遲了,二十萬張票都售完了。”
  “二十萬張票都賣完了?”夏雷也吃了一驚,但不是因為票賣完了原因,而是這個英雄角斗場容納觀眾的人數。在地球,巴塞羅那的若坎普球場也就十萬觀眾的容量,可這座看似古老的角斗場容納觀眾的數量卻是若坎普球場的一倍,真的是很夸張!
  “我們回去吧。”夜鶯垂頭喪氣的樣子。
  “再等等。”夏雷說,他的耳朵開始搜聽四周的聲音。
  一場角斗售出二十萬張票,以他的經驗,這里要是沒有黃牛那才是見了鬼了。
  許多聲音進入了他的耳朵,他的大腦也快速篩選著又價值的信息。
  “永夜公主來了!我的天啊,我敢打賭,看她的人一定比看角斗的人多!”
  “你知道什么啊,這場角斗的兩個主角可是帝國百勝將軍凜冬勛爵和帝國冠軍一自夕的決斗,這場決斗關系著帝國軍方的顏面,還有一自夕的不敗神話是否終結。我相信絕大多數人都是沖著這場角斗去的,而不是永夜公主的美貌。”
  “一自夕,那家伙一個奴隸卻造就了這樣的生化,他就算死在凜冬將軍的劍下也沒什么遺憾了。”
  “一自夕,哈哈,他雖然只是一個奴隸,可我卻敬重他。你們知道嗎?我們那里的姑娘都喜歡他,成天做著嫁給他的美夢。他號稱帝國最強最漂亮的男人,喜歡他的女人可真是不少啊!”
  “要票嗎?兩千黑金。”
  “你怎么不去搶啊?兩千黑金,那么貴!”
  大腦篩選出這兩句對話的時候,夏雷已經鎖定了那個方向,然后拉著夜鶯擠了過去。
  “龍……夫君,我們現在去哪?”夜鶯差點就將“龍王”叫出口了,跟著又改成了“夫君”。
  這個稱呼讓夏雷有些尷尬,不過他還是給出了回應,“買票。”
  “沒票了啊,我都問了。”夜鶯說,她感覺到了夏雷手上的溫暖,那溫暖的感覺讓她莫名緊張,透明的臉頰上也浮出了一抹淡淡的灰色。
  夏雷擠到了那個黃牛的身邊,“給我兩張票。”
  “三千黑金,你買得起嗎?”黃牛是一個守夜者,一臉鄙夷地看著夏雷。
  “我給你五千一張,給我最好的位置。”夏雷說。
  黃牛的下巴頓時掉在了地上。
  這是遇到假蛇紋人了吧?
  “媽的,你賣不賣?不賣我找別人了。”夏雷說。
  黃牛這才回過神來,斬釘截鐵地道:“賣!你這么大氣,就算你要買我老婆我也賣給你。”
  夏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