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品透視》 最新章節: 2499章黑暗陣線(11-22)      2498章機器(11-22)      2497章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11-22)     

超品透視2497 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

夏雷沉默著,他不知道該做出什么樣的決定。他確實需要盟友,比以往任何時候都需要,可黑日大帝和他所謂的黑暗世界的盟友值得信任嗎?他一點都不能確定。而他卻知道黑日大帝對實現“騎凰孕者”的預言有著狂熱的信念,而他所謂的黑暗世界的盟友也都想殺死他,或者將他逐出這個世界。這樣的盟友,就算是結盟了,誰能保證他們不會在關鍵時刻在背后捅他一刀呢?
  黑日大帝說道:“你不用立刻給我答復,你可以考慮一下,如果你同意,就到黑暗神教的總部來找我。”
  夏雷說道:“你說的盟友,除了你還有誰?”
  黑日大帝說道:“你見過的,奧英還有他的神隕騎士。我也還有一定的號召力,我能召集一些還算厲害的人物。不過,在你考慮要不要答應我的結盟提議的時候,你要將一個條件考慮進去。”
  夏雷冷哼了一聲,“你還有條件?”
  黑日大帝說道:“我的條件就是我們不受你指揮,但我們可以接受狄陰。”
  這看似黑日大帝的最后一塊遮羞布,還有奧英和神隕騎士團的尊嚴,可真的是這樣嗎?
  黑日大帝的視線移到了腳下的被世界之盒摧毀的地面,眼神復雜,其中不乏畏懼。
  夏雷在思考黑日大帝的提議。就他個人的意愿而言,他肯定是不愿意和黑日大帝和神隕騎士團結盟的,因為他們都是黑暗主宰冥亞斯的追隨者。可是他僅有七天的時間,七天之后他將一個人面對六神,他如何以對?所以,盡管不想,可他卻還是要去思考要不要接受。
  “世界之盒……”黑日大帝猶豫了一下,試探地道:“你拿到了所有的碎片?”
  夏雷并沒有回到他的問題。
  黑日大帝并不死心,“你湊齊了它?你在修復它?”
  夏雷還是沒有回答他的問題。
  黑日大帝忽然吼道:“你瘋了!你真的是瘋了!”
  夏雷移目看著黑日大帝,“關于世界之盒,你都知道些什么?”
  黑日大帝說道:“你先回答我的問題。”
  夏雷點了一下頭,“我確實得到了所有的碎片,湊齊了那只盒子。我也修復了一部分,我知道了你看見了什么,是的,這里正是被那只盒子所釋放的能量毀滅了的。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六神給了我最后的通牒,七日之后就要將世界之盒徹底修復并交給他們,不然他們就會毀滅我所愛的一切。”
  “你瘋了!”黑日大帝的情緒有些失控。
  夏雷說道:“我來這里就是想解開這只盒子的迷,如果你知道什么就請告訴我。”頓了一下,他說道:“我考慮好了,我答應和你們結盟,我不指揮你們,我也不會干涉火鳳讓你們干什么。我答應你的條件,不過我也有一個條件,那就是告訴我這只盒子的秘密。”
  黑日大帝冷哼了一聲,“我來幫你,你居然還提條件?你也太自以為是了!”
  夏雷冷笑了一下,“如果與六神的戰爭關系著黑暗死亡世界的存亡,你會這么好心來幫我?我們不過是因為有共同的敵人才結盟而已,我們不是朋友,以前不是,現在不是,將來也不是。不過,我可以答應你,只要我們戰勝了六神,渡過危機,我會帶著火鳳離開這個世界。”
  “她和你的孩子也要離開這個世界嗎?”黑日大帝忽然問了一句。
  夏雷微微愣了一下,“夏正是我和火鳳的兒子,他當然會跟我們離開這個世界,你問這個是什么意思?”
  “沒什么意思,我只是隨便說說。”黑日大帝轉移了話題,“我答應你的條件,我們現在算是結盟了嗎?”
  夏雷說道:“是的,現在兌現你的承諾吧,告訴我,關于世界之盒你都知道一些什么?”
  “你跟我來吧。”黑日大帝說。
  “你要帶我去什么地方?”夏雷問。
  “寂滅之淵。”黑日大帝說,話音落下的時候他已經消失在了虛空之中。
  夏雷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追了上去。雖然已經口頭上結盟,可他一點都不相信黑日大帝這個盟友,他也不是不擔心黑日大帝會不會給他布下什么陷阱,可是關于世界之盒的秘密對他來說卻有著無法抗拒的誘惑力。哪怕只是一個解開世界之盒的秘密的希望,他也不愿意放棄。
  再現身時已經是寂滅之淵的盡頭。
  寂滅之淵,蛇紋人草祭口中的欲望峽谷,兩個名字,一個地方。
  深淵的盡頭,峽谷兩側的幾萬米高的絕壁交匯在一起,形成了一個箭頭的形狀。在“箭頭”的中心點上有一個渾圓的能量黑洞,它靜止不動,就像是一道圓形的拱門,什么都看不見,什么都感覺不到。過去之水從巖壁上逆流往上,如果不仔細看還會給人一種飛流直下幾萬米的宇宙第一瀑布的感覺。
  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的詭異,不正常。
  夏雷看著那懸浮在“箭頭”中心點上的渾圓的能量黑洞,他的心中充滿了好奇和畏懼。這是一種很奇怪的感覺,就以他現在的進化而言,就算是真正的宇宙黑洞他都敢進去,可眼前這個一動不動的能量黑洞卻讓他感到畏懼,不敢進去。
  蛇紋人草祭說河的盡頭有一道門,過了那道門邊是眾神的世界。他當然沒有親自來過這里,他所知道的關于這里的一切都源自于那些傳說故事。大多數傳說故事都是假的,可有一些卻是真的。如果他聽到的那些傳說故事是真的呢?誰又能說得清呢?
  黑日大帝說道:“這個地方是黑暗世界的禁區,這兩側的能量界壁是偉大的黑暗主宰冥亞斯留下的。”
  “是他留下的?”夏雷第一次聽說,心中一片驚訝。
  黑暗主宰冥亞斯有多強大?從他以一敵六神,留下這恐怖的能量界壁便不難看出他有多強大!此刻,夏雷的心里還暗自慶幸終結了騎凰孕者的預言,阻止了冥亞斯的復活。如果冥亞斯復活的話,他那什么去敵如此強大的敵人?黑日大帝卻捕捉不到夏雷的心思,他指向了深淵盡頭的能量黑洞,“你要的秘密就在那里,它就是宇宙的起源。你來的世界與這個世界交匯的起點,宇宙從這里誕生,也將從這里毀滅。”
  這與白鹿的說法相吻合。
  夏雷又想到了那個最初的使命,一度他有不同的解讀,可如果黑日大帝說的是真的話,那么那個使命似乎也是真的。最初,確實是要他帶著盒子進入這能量黑洞毀滅這個宇宙。
  真真假假,他有些糊涂了,分不清什么是真,什么是假了。
  黑日大帝接著說道:“偉大的黑暗主宰冥亞斯是守衛黑暗世界的至高神,賦予你使命的那六個家伙是對立宇宙世界的至高存在。冥亞斯與他們的戰爭就是因為那只盒子,它來自這里,它擁有毀滅一切的力量。”
  夏雷的心怦然一動,“你說世界之盒來自這里?”
  黑日大帝說道:“我私人沒有證據證明這一點,可我相信是這樣的。我為王千萬年,我一直都在研究偉大的黑暗主宰冥亞斯與六神的戰爭,還有世界之盒的秘密。你覺得我用了這么漫長的時間,還有我所能動用的資源還比不了你一個人類嗎?”
  “我所獲得的信息里,那六個造物主說他們造了這只盒子,要糾正他們在進化之中的錯誤,所以就有了那個使命的存在。”夏雷說。
  黑日大帝說道:“在你的絕對領域你你不是說過一句話嗎,我想看見的是你想讓我們看見的。你又如何判斷六神讓你看到的,讓你聽到的,不是他們想讓你看到,想讓你聽到的?”
  夏雷沉默了,還是那感覺,關于世界之盒,關于那個使命,真真假假,他已經無法去分辨了。
  “如果你不相信,你可以將那只盒子拿出來,然后你看會發生什么。”黑日大帝說道。
  “在這里?”夏雷的心中驟然升起了一絲警惕。
  黑日大帝說道:“我知道你還不能相信我,可你要知道我是純能量體,我是不會拿著那整只盒子的。還有,你只能讓它出現一秒鐘,記住,千萬不能讓它在這里多停留哪怕一秒鐘。”
  一秒鐘?
  那等于是一拿出來就要收進去!
  是什么原因讓黑日大帝如此緊張?
  “你自己拿主意吧,我先回避一下。”音落,黑日大帝突然消失了。
  如果他想搶世界之盒他就會找理由留下來,可他卻離開了。夏雷感覺不到他的存在,就這么一點點的時間里,他恐怕已經寂滅之淵的另一頭了。
  要不要將世界之盒拿出來試一試?
  夏雷的心里非常猶豫,他足足思考了好幾分鐘才做出決定,“關于世界之盒的秘密決定著我能不能走出這困境,也決定著這一切將以什么方式終結。我不冒險,我又怎么得到?”
  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
  平凡無奇的自身寶出現在了夏雷的手中,能量通道緩緩打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