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品透視》 最新章節: 2499章黑暗陣線(11-22)      2498章機器(11-22)      2497章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11-22)     

超品透視2498 機器

世界之盒從自身寶打開的能量通道之中飛了出來,懸浮虛空之中。
  就在那一剎那間,深淵盡頭的能量黑洞突然顫動了一下,轟然打開!一股無比強大的吞噬力驟然出現,兩側的幾萬米高的絕壁就像是紙片一樣被吸扯了進去。那一瞬間,失控扭曲,空間扭曲,萬物不存!
  一同被吸扯的還有夏雷,即便是他也無法抗拒那奇詭強大的力量!
  幸好他的手中握著自身寶,自身寶的能量通道也還未關閉,他照著懸浮在虛空之中的世界之盒罩了過去。
  世界之盒消失了。
  深淵盡頭的能量黑洞也靜止了下來。
  嘩啦啦!
  兩側幾萬米高的絕壁轟然崩塌,可掉落下來的不是一塊塊巨大的巖石和泥土,而是灰燼!
  整個過程持續的時間大概一秒鐘,或許一秒鐘多一點,夏雷并不確定,可就是這么一點微不足道的時間他卻再次見識到了世界之盒的恐怖力量。或許還有“起點”的參與,兩者之間形成了一個能量共振。一秒鐘便已經是如此恐怖,如果將世界之盒帶進“起點”,那是多么可怕的后果!
  夏雷不敢去想象,那個過程雖然已經結束了,可他卻還在恐懼之中,難以走出來。
  世界之盒所擁有的能量的確就是時間的力量。
  時間的力量即是毀滅的力量。
  滄海桑田,時間可以毀滅一切。
  一個孩子在時間的力量下會漸漸老去,最后歸于塵土。
  一顆巨大的星球在時間的力量下會漸漸衰敗,最后坍塌,或化為碎石與灰燼,或成為一個黑洞。
  無論是多么強大的存在,人也好,神也好,在時間的力量下也會漸漸衰弱,最后死去。
  甚至連這個宇宙本身都無法逃脫時間的力量,最終也會毀滅。
  黑暗死亡世界之中的這個“起點”就等于是一個時間的機器,它是靜止不動的,可一旦世界之盒給它帶來能量它就會啟動,吞噬一切!
  想到這里,夏雷忽然的心中突然產生了一個瘋狂的想法,“如果我的起點是一臺機器的假設是成立的,那么……是不是不帶世界之盒的情況下,我可以進入機器之中看一看?在這個起點之中,是不是真的蘊藏著這個宇宙的終極奧秘?”
  這確實是一個瘋狂的想法,如果這個假設不成立,或者說是判斷錯誤,那么一進去就有可能死無葬身之地!
  可如果是真的,進入這臺“機器”就有可能解開世界之盒的秘密,甚至有可能解開這個宇宙的奧秘。這不是無妄的猜測,因為六神的目的是將世界之盒送進這臺“機器”之中的話,它就會啟動,然后毀滅一切。那六個造物主怎么可能沒有自保的措施?似乎,六個造物主也有秘密藏在這臺“機器”之中!
  宇宙的盡頭也是宇宙的起點就在眼前,如一臺斷電的離心機,似乎只要縱身一躍就能進入探索這個宇宙的秘密。可是,一想到那判斷錯誤的后果,夏雷卻又缺乏這份勇氣。羈絆他的不只是生與死,還有他的妻兒。
  虛空顫動,黑日大帝從虛空之中顯現出來。他看著垮塌了的絕壁,眼神之中也充滿了畏懼。
  夏雷收起了思緒,冷冷地道:“你害死我嗎?”
  黑日大帝說道:“如果我想害死你,我會告訴你只能讓它出來一秒鐘嗎?是你想解開它的秘密,我只是在兌現我的承諾而已。”
  確實,如果他想還是夏雷,他根本就不會告訴他只能讓世界之盒出來一秒鐘的時間。假設他不提醒,夏雷沒有這方面的警惕與準備,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或許已經遲了。
  “在你還沒有來到這個世界之前,世界之盒的最后一塊碎片在我的掌握之中。我曾經把它帶到這里來過,那一次我差點死在這里。所以,剛才我才要離開這里。”黑日大帝說。
  “那一次發生了什么?”夏雷問,他的語氣平緩了一些。
  黑日大帝說道:“也像現在這樣,不過沒有這么強烈,我拿著的畢竟是一塊碎片而已。也就是那一次死里逃生,我便決定再也不靠近它了,所以才會將它放在黑日宮的神廟之中。你剛才所做的嘗試,我根本就不敢做。”
  夏雷的腦海之中不禁又浮現出了那一秒鐘或者一秒鐘多一點的時間里所發生的一切,心有余悸。
  “你都發現了什么?”黑日大帝看著夏雷,眼神之中滿是期待。關于世界之盒的一切,他其實也想知道答案。說是幫助夏雷解開世界之盒的迷,這又何嘗不是他自己也想借夏雷的手解開世界之盒的迷。
  夏雷搖了搖頭,“一秒鐘的時間,你覺得我能有什么發現?”
  “真的沒有?”黑日大帝明顯不相信。
  夏雷說道:“如果你不相信我可以再嘗試一下,這一次你就不要離開了,我們一起經歷那一秒鐘的時間。”
  “那還是算了吧。”黑日大帝連想都沒有想一下便拒絕了,“明天我會和奧英一起來懸浮城與你簽訂同盟契約,然后與狄陰一起商量一下對策。我再提醒你一次,在這個同盟之中我們只接受狄陰的調遣,不接受你的任何指令。”
  夏雷沉默了一下才說道:“還需要簽訂同盟契約?”
  黑日大帝說道:“當然,你不相信我,我也而不相信你,所以我們必須簽訂一份同盟契約。這也是奧英的意思,作為偉大的黑暗主宰冥亞斯的騎士,他和他的神隕騎士有著不容質疑的契約精神。你不相信我可以,但一定要相信奧英和他的神隕騎士。”
  “為什么要在懸浮城簽訂同盟契約?”夏雷又問了一句。
  黑日大帝說道:“懸浮城是你的王城,你不會擔心我們對狄陰不利吧?要說擔心的人應該是我和奧英,懸浮城畢竟是你的地盤,你掌控一切。”頓了一下,他又說了一句,“還有,作為你和狄陰的孩子的外公,我想看看孩子。”
  夏雷沒有回應。
  黑日大帝冷哼了一聲,“如果你連這點胸襟和信任都沒有,那我們還怎么聯手對付六神?如果你覺得僅憑你一個人的力量就能對付六神的話,那就當我今晚沒有來過吧。”
  “好吧,我會在懸浮城等你們。”夏雷說道:“不過我警告你們,不要心懷任何不軌的意圖,不然我會讓你們來得去不得。”
  “你放心吧,我們明天懸浮城見。”話音落下,黑日大帝已經消失了。很快,遙遠的地方白了傳來巨大的撞擊聲。不用去看也知道是他在用他那巨大的面子在撞擊寂滅之淵的能量壁障。
  夏雷并沒有立刻離開,他看著那靜止不動的“機器”,心中天人交戰。
  進去?
  不進去?
  在不是一道簡單的二選一選擇題,這是生與死的選擇。
  返回末日城的時候,怨太美還在美夢之中,夏雷將她抱了起來,準備帶她回懸浮城。怨太美在他的懷里睜開了眼睛,卻跟著又閉上了眼睛繼續裝睡。她想他繼續抱她的小心思豈能瞞過夏雷,不過夏雷也懶得拆穿了,就那么抱著她回到了懸浮城。
  夏雷抱著怨太美來到龍宮的時候,怨太美再也裝不下去了,睜開眼睛說道:“哎呀,我居然睡得這么沉,這都到龍宮了?夫君快放我下來,被她們看見了可不得了。”
  她們,是指大喬小喬和貂蟬,還有夜鶯、黑妮和彩玲這六個妻子。她們還不知道她和夏雷的地下關系。
  夏雷說道:“也辛苦你了,等過了這段時間我就跟她們說我們的關系,正式娶你過門。”
  怨太美的心中一片歡喜,一臉羞澀地點了點頭。
  夏雷說道:“我要去看看火鳳和孩子,你要一起去嗎?”
  怨太美想跟著去,可想了一下卻搖了搖頭,“我還是不去了,她剛剛生了孩子,肯定想和你單獨待一會兒,我去了不好。”
  “那好吧,我自己過去。”夏雷說。
  怨太美忽然湊過來在夏雷的臉頰上親了一下,然后往她的住處跑去。
  夏雷苦笑著搖了搖頭,然后去了火鳳的住處。來到門口,卻不等他伸手推門,那門自動就開了。
  “夫君,進來吧。”火鳳的聲音。
  夏雷進了屋,一眼便看見了躺在床上的火鳳,還有在她懷中吃奶的夏正。小家伙吧嗒吧嗒的吃得正香,他進屋的時候只是斜眼看了他這個父親一眼便又專心吃他的奶。他順手關上了門,然后向床邊走去。
  火鳳愁著一張臉,“你兒子好能吃,我都快吃不消了,你也不想想辦法幫幫我?”
  夏雷笑了笑,伸手在夏正的小屁股上拍了一下,假裝責怪地道:“你個吃貨,這么晚了,你該睡覺了還吃?讓媽媽休息一下,捂著小鳥睡覺去。”
  夏正的小嘴里發出了一個含混的聲音,似乎是在對夏雷打他小屁股的事情發出抗議。可即便是挨了打,他卻還是沒有松開他的糧倉,小嘴吧嗒吧嗒地吃著。
  火鳳苦笑道:“這樣下去怎么得了?我都快沒奶了。”
  夏雷捉住了她的手,一絲創造之力悄無聲息地流進了她的身體之中。他的創造之力能幫助她的身體快速恢復過來。
  “感覺好多了,可這也不是長久的辦法呀,真是奇怪,你兒子怎么這么能吃。”火鳳說。
  夏雷說道:“愛妻,明天黑日大帝要來懸浮城與我們簽訂同盟契約。”
  “啊?”火鳳頓時愣在了當場。
  “還有黑暗主宰冥亞斯的追隨者,奧英和他的神隕騎士。”夏雷說道:“他們說只愿意接受你的調遣,簽訂同盟契約的時候你也要在場。”
  “你答應了?”火鳳問。
  夏雷點了一下頭,“我無法一個人對付六神。”
  火鳳說道:“那就和他們簽吧,我可以在場。”
  “還有一件事,黑日大帝說想要看一下夏正,你怎么看?”
  火鳳沉默了一下才說道:“那就讓他見一面吧,我雖然不認他是我的父親,可他卻始終養育過我。”
  夏雷靠著火鳳,看著吧嗒吧嗒吃奶的兒子,心中卻還在思考那個問題。
  進去?
  不進去?
  (本章完)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并刷新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