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品透視》 最新章節: 2499章黑暗陣線(11-22)      2498章機器(11-22)      2497章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11-22)     

超品透視2499 黑暗陣線

“那是什么?”末日城的城墻上,一個守夜者戰士用手撐著城墻,緊張地眺望著城門所對的方向。
  轟隆隆!
  震耳的野獸奔跑的聲音傳來,大地都為之顫動。很快,一只只接近二十米高的鬼虎出現在了荒原上,還有它們背上的神隕騎士。一個神隕騎士加上胯下的鬼虎差不多有三十多米高,對于城墻上的將士來說那簡直是一座高樓一般的存在。差不多一百騎神隕騎士,那就等于是一座移動的城!
  “敵襲!敵襲——”一個將領驚聲吼叫。
  當當當!
  城樓上的能量警鐘敲響,巨大而沉悶的鐘聲響徹全城。
  然而不等涅槃王朝的守軍將士進入戰斗狀態,也不等傳令兵趕到臨時王宮,虛空震動,一座天空之城轟然顯現出來,然后往神隕騎士團和末日城中間的一片荒原上降落下去。
  懸浮城的升級改造一直都在進行,可這一次升級并不是將它變得更大,相反的它變得更小了。與創世城分割,再將守夜者移民的居住區分割之后,它的體積其實比最初的懸浮城還要小一些。而且這種精簡還在繼續,按照夏雷的計劃,三國之人和狼人族的居住地也要從懸浮城之中分割出去。
  唯一能保留下來的就只有白幽靈的幽靈部落,因為白幽靈并不是過去之人,他們跟隨夏雷去希望之星世界或者地球世界的時候根本不會受到對立宇宙的鎮壓,也就不需要夏雷救治他們。
  懸浮城的出現頓時消除了末日城守軍將士的緊張心理,那可是龍王的城啊,只要有龍王在,誰敢攻打末日城?
  鬼虎背上,奧英突然勒停了他的坐騎,然后將手中的巨大的騎士長槍舉了起來。
  九十多個神隕騎士全部勒停了他們的鬼虎坐騎,本來是一個快速沖鋒的陣型,突然整體停止了下來,戛然而止,那場面給人帶來一種無比震撼的感覺。
  黑日大帝在奧英的身邊現身,他的能量體與奧英的巨大如樓的靈魂體相比顯得很渺小,可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卻比奧英更為強大。
  因為隔著很遠的距離,末日城城墻上的涅槃王朝的將士能看到巨大如高樓一般的奧英和神隕騎士,卻看不見以正常體形現身的黑日大帝。不然,那肯定又是一片緊張和慌亂。
  黑日大帝與奧英都看著緩緩降落的懸浮城,后者降落地面的時候兩人對視了一眼。沒有語言,可兩人的眼神似乎已經交換了什么。
  懸浮城的能量護罩消失,一群戰斗機器人從城門之中走了出來,站在兩邊。
  “還真是一個傲慢的家伙啊!”黑日大帝冷哼了一聲,“我們來了,他居然都不出城迎接一下。”
  奧英也皺了一下眉頭,他顯然也有些不滿。沒人愿意被無視,他再也的古老靈魂也不例外。
  “龍王有請!”好方出現在了城門口,它大聲說道:“只有你們兩個,其他的神隕騎士得留在外面等待。”
  這下黑日大帝和奧英不僅被夏雷無視了,還被他的管家機器人好方無視了。
  可即便是這樣,黑日大帝和奧英對視了一眼之后居然沒有任何不滿的表示。黑日大帝先到懸浮城的城門,奧英從他的鬼虎坐騎上下來,后一步來到了懸浮城的城門口。
  進入城門,幽靈部落的盡頭是一道由世界之石鋪就的“天梯”,三千三百三十三階,每一階一點五尺,總共一千多米高,這樣的高度在到處都是萬米高山的黑暗死亡世界自然算不了什么,可在懸浮城中卻是一個聳入云端的存在。
  龍宮和銅雀宮就在那云端之上,沐浴陽光,金碧輝煌,給人一種神之宮殿的既視感。
  這就是懸浮城的初步改造,取消了上城與下城之間的祭壇與能量通道,將上城與下城連接起來形成了一個整體。以前上城與下城之間是有空間的,現在這個空間消失了,填充物自然就是從創世城拆來的世界之石和王石。現在的懸浮城雖然比世界之城小,甚至比最初的懸浮城還要小,但整體的質量和蘊藏的能量卻是能媲美曾經合并過的太陽之城!
  每一階世界之石的石階上都站著兩個戰斗機器人,一直往上延伸。冷冰冰的機器人,冷冰冰的能量武器構成了一個森嚴肅殺的場面。
  黑日大帝又皺了一下眉頭,“這是干什么?弄這樣的場面給誰看?”
  好方說道:“當然是給你們看的,所以你們最好還是老實一點。”
  黑日大帝冷哼了一聲,不屑與好方說話。以他的能力要滅掉好方那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可關鍵是好方是夏雷的管家機器人,打狗還要看主人。
  “我們走。”奧英說,不等好方帶路,他的靈魂體在三千多階世界之石的天梯上一晃便到了盡頭。
  黑日大帝也在下一秒鐘來到了天梯的盡頭,他終于看到了站在銅雀殿臺階上的夏雷,還有抱著孩子的火鳳。這還是火鳳被夏雷“拐走”之后的第一次見面,可他的視線卻連彎兒也不轉一個停頓在了火鳳懷里抱著的夏正的身上。
  奧英的反應與黑日大帝的反應是一樣的,他的視線也瞬息間落在了火鳳懷里的夏正的身上,再也無法移開了。他的靈魂之眼中閃爍著興奮激動的神光,二十米高度身體竟不知不覺地矮了下去。
  “嗯嗯。”黑日大帝咳嗽了一聲。
  奧英跟著站直了身體,視線也從夏正的身上移開了。
  黑日大帝和奧英的奇怪反應自然都在夏雷的觀察之中,不知道為什么他的心情莫名其妙的又變得沉重了起來。他好不容易才說服自己相信夏正和冥亞斯的轉世沒有任何關系,可單單從奧英的反應來看,他當初說服自己的那些理由正在變弱。
  可即便是這樣,親眼看見奧英的奇怪反應,作為父親的他又怎么愿意相信自己的兒子與冥亞斯的轉世有關呢?
  火鳳倒沒有留意到奧英的奇怪反應,黑日大帝一來她的視線便在黑日大帝的身上。她顯得有些緊張,甚至不敢看黑日大帝的眼睛。她的心中有一百個說服自己不用害怕黑日大帝,也不用去念及他的養育之恩,可是真當黑日大帝出現在面前的時候,她心中所想到的卻遠比這還多,還復雜。
  “狄陰,我們終于見面了。”黑日大帝打破了沉默而怪異的氣氛。
  夏雷握住了火鳳的手。
  火鳳心中的諸多復雜的感受頃刻間都消失了,她看了夏雷一眼,眼神之中滿是感激與溫柔,然后她一移目看著黑日大帝,直視他的眼睛,“我不是狄陰,我是火鳳,不死火鳥一族的族長,涅槃王朝的女王,龍王的妻子。”
  黑日大帝淡淡地道:“你難道將過去的事情都忘了嗎?”
  夏雷出聲說道:“黑日大帝,你今天來是敘舊還是談結盟的事情?你好像忘記了我之前提醒過你什么。”
  黑日大帝說道:“我沒有忘記,好吧,你不喜歡我和火鳳說話我就不說了,我們談正事吧。我已經準備好了契約,你看看,如果沒有問題就可以打上你的能量烙印就可以了。”
  黑日大帝將早就準備好的一份契約遞到了夏雷的手中。
  夏雷看了一眼,契約上的內容很簡單,大致說黑日大帝和奧英以及神隕騎士團愿意與他和涅槃女王結成同盟,共同對抗六個造物主。黑日大帝和奧英只聽從涅槃女王的調遣,不聽從他的任何指令。契約中沒有提到“狄陰”這個名字,也沒有提到“火鳳”這個名字。這似乎是黑日大帝早就顧及到了他和火鳳的感受,但同時又顧及他自己的感受。契約上還說盟友之間情報共享,不得背叛之類的內容。
  契約的材料非紙非皮,很是特殊。那上面已經有兩個能量烙印,一個黑色的黑日大帝的能量烙印,一個藍色的奧英留下的能量烙印,前者是黑日帝國的徽記,后者是神隕騎士團的徽記。夏雷還從來沒有在什么契約上留下過他的能量烙印,他略微琢磨了一下,然后在那契約上注入了一點創造之力,留下了一個金色的球形徽記。
  那是太陽,驅散黑暗的烈日。
  隨后火鳳也在契約上留下了一個不死火鳥的能量烙印。
  黑日大帝說道:“好了,我們現在是盟友了。奧英軍團長,你和龍王還有涅槃女王談談情報分享的事情吧,我看看我的外孫。”
  黑日大帝向火鳳走去。
  火鳳的嘴唇動了一下,她顯然不想黑日大帝靠近她和夏雷的孩子,可是黑日大帝畢竟于她有養育之恩,她雖然不承認,可她與他的那段父女關系卻始終是存在的。黑日大帝說他是夏正的外公,她還真是不好開口反駁。黑日大帝想看一看夏正,她也不好拒絕。
  不過火鳳并不擔心黑日大帝會傷害到夏正,因為夏雷就站在她的身邊。
  夏正躺在他母親的懷里,一雙烏溜溜的眼睛也正盯著向他靠近的黑日大帝。他顯得很安靜,一點都不怕生。
  夏雷并沒有制止黑日大帝向夏正靠近,他仰望著巨大如樓的奧英,“奧英軍團長,我一直想問你一個問題。”
  奧英俯瞰著夏雷,眼角的余光卻始終停留在夏正的身上,他說道:“龍王,你想問我什么問題?”
  夏雷說道:“當年,你參加了黑暗主宰冥亞斯和六神的決戰嗎?”
  奧英說道:“我有幸參加了,但我的對手不是六神,而是他們的爪牙。”
  “那請告訴我當時的情景。”夏雷說。
  奧英回憶了一下,“當時……”
  轟隆隆!
  懸浮城外突然傳來一個震天動地的轟擊聲!nt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舉報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并刷新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