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品透視》 最新章節: 2499章黑暗陣線(02-23)      2498章機器(02-23)      2497章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02-23)     

超品透視417 龍鳳胎的節奏

第二天一早夏雷便陪著申屠天音來到了位于京都郊區的一個輕工業園區里,時代手機的工廠就建在這里。
  申屠天音的策略是先自己做手機,等到品牌成熟,銷量打開之后再擴大產能,并給手機代工工廠下單。在那之前,自己做,質量和售后也都有保證。從這一點上也不難看出,她雖然是一個很有野心的女人,可也有著謹小慎微的一面。
  夏雷以為安秀賢不會來,可他到了工廠才發現安秀賢早就等在那里了。
  四目相對,安秀賢的眼神里有著熾烈的恨意,但只是轉眼,他便露出了笑容,一副云淡風輕,看開了的樣子,他主動迎了上來,跟夏雷和申屠天音打招呼,“兩位早啊,我以為你們還要等一些時候才過來,沒想到你們也這么早。”
  申屠天音只是淡淡地點了一下頭,“你也早。”
  她就只說了這么一句話,再沒有多余的話。她知道夏雷和安秀賢的關系,她可不想跟安秀賢多言多語,從而惹得夏雷不高興。她現在是夏雷的未婚妻,她得站在夏雷未婚妻的角度去面對一些人和事。
  聰明的女人是不會輕易犯錯誤的。
  夏雷卻連招呼都不想跟安秀賢打,他對申屠天音說道:“天音,你們聊吧,我去車間看看你們的生產線。”
  “嗯,好的。”申屠天音說道:“你可是國內最厲害的機械師和電氣工程師,如果你發現什么地方有問題,你得幫忙處理一下。”
  夏雷笑了笑,“沒問題。”
  看著夏雷的背影,安秀賢的嘴角浮出了一絲陰狠的笑意。他的心里好像藏著什么秘密,而這個秘密能讓他快意恩仇。
  “秀賢。”申屠天音說道:“夏雷現在是我的未婚夫,我希望你能接受這個事實,并能正確對待。如果你不能正確對待,那會影響到我們兩家的合作。”
  安秀賢聳了一下肩,故作瀟灑的樣子,“生意歸生意,我不會因為他搶走了你而破壞我們兩家的關系。華國是一個非常巨大的市場,我非常看好我們兩家合作的前景。”
  申屠天音說道:“你能這樣想就好,未來,你是要接管神域集團的人,你的心胸就應該有這么寬廣。”
  安秀賢笑著說道:“天音,雖然是他得到了你,但我們還是朋友。你看,我今天不是主動跟夏雷打招呼嗎,可他理都不理我。他不禮貌,但我有說什么嗎?我什么都沒說,難道我還不大度嗎?”
  申屠天音的眉頭微微地皺了一下,她不喜歡安秀賢說夏雷不禮貌,但她已經不想跟安秀賢再談與夏雷有關的任何話題了,她說道:“記者和賓客還沒有來,我也去車間看看。”
  “我和你一起去。”安秀賢也跟著申屠天音往車間里走去。
  在兩人身后,古可文和傅明美也跟著往車間走去。兩個女人,一個是申屠天音的助理,一個是申屠天的保鏢,這種場合下當然要寸步不離地跟著申屠天音。
  “訂了婚的女人就是不一樣啊。”以前,傅明美很少跟古可文說話,可今天她主動與古可文聊天,而且滿臉笑容,“古小姐,你說,愛情滋潤的魔力真的有這么大嗎?”
  “有吧。”古可文的嘴角露出了一絲笑意,“你沒談過戀愛嗎?”
  傅明美搖了搖頭,“沒有,我可不是隨便的女人。”
  這話的言外之意似乎另有所指,但古可文并不在意,“我猜,夏雷和申屠天音昨晚已經結合了吧,只有那樣,才算是真正的愛情滋潤。”
  “算了,我不和你聊這個了。”傅明美加快了腳步。
  古可文呵呵笑了笑,跟了上去。
  這時,安秀賢回頭看了一眼古可文,后者避開了他的目光。
  車間里,夏雷還真就發現了一點問題,他左右看了一下,然后大聲說道:“這里誰負責?”
  他的聲音落下,兩個人走了過來。一個中年男子,一個青年。中年男子的工作牌上印著“技術部主管樸長興”的字樣。青年的工作牌上印著“技工張嘉”的字樣。
  從名字便不難看出,中年男子是神域集團的人員,青年只是一個普通的技工,是萬象集團這邊的人。
  “你是誰?”樸長興大步走來,臉色不悅,“大聲嚷嚷什么?”
  這個樸長興居然說得一口流利的漢語。
  夏雷說道:“你是負責安裝生產線的人?”
  “是又怎么樣?”樸長興很不客氣,“我問你是誰,回答我的問題。”
  夏雷還是沒說他是誰,只是說道:“我發現一點問題,如果不處理會有很大的安全隱患。”
  “嘿,你這小子。”樸長興冷笑道:“你是怎么進來的?工作牌呢?”
  夏雷忍著心中的火氣,“我沒工作牌。”
  “那就不是我們工廠的人了,你給我出去!”樸長興指著車間大門的方向,氣勢凌人。
  倒是萬象集團的青年技工很客氣,試探地道:“先生,你發現了什么問題?”
  夏雷說道:“運輸帶的底座螺帽都沒擰緊,一旦運行起來,萬一走位,會傷到工人。這么嚴重的問題,你們是怎么檢查的?”
  青年技工看了一眼運輸帶底座的螺帽,卻沒有看到明顯的松動的跡象。不過,他還是去檢查了。
  “你這小子,你沒聽見我說話嗎?”樸長興的氣焰更高了,他推了夏雷一把,粗暴地道:“給我滾出去!”
  樸長興惱羞成怒之下出手推人,用的力氣肯定很大,可夏雷卻連晃都沒有晃一下。
  “嗯?混蛋!”樸長興頓時愣了一下,忽然揮手抽向夏雷的臉頰。
  韓國人的脾氣暴躁,這個樸長興似乎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可是,他遇到的是夏雷。
  夏雷本不想跟這個韓國技術主管吵架,畢竟這是申屠天音的公司,與他無關。可沒想到他一再忍讓,這個樸長興卻當他好欺,言語粗暴不說,還動人推他,甚至要抽他耳光。這樣的事情,他還需要隱忍嗎?
  樸長興的手掌在夏雷的視線里慢得可笑,那力量也小得可憐。夏雷伸手就抓住了樸長興準備抽他的手腕,然后往反關節的方向一推。
  “啊——”樸長興頓時一聲慘叫,雙腿站立不穩,往反手腕關節的方向倒去。可是,夏雷的手卻牢牢地抓著他的手腕,讓他倒不下去。
  “我替你父母管教一下你。”夏雷說,揮手就是一耳光抽在了樸長興的臉上。
  啪一聲脆響,樸長興的臉頰頓時像被拳擊手重拳擊中了一樣,臉上的皮肉順著沖擊力的方向涌動。他的嘴巴也被抽開,鮮血和口水脫口飛了出來。
  樸長興還沒來得及慘叫一聲,夏雷擒著他的那只手忽然松開,然后,他的另一邊臉頰也挨了一耳光。這一次,差點沒把他的大牙抽掉!
  夏雷沒有再出手,兩耳光就夠了,毆打一個韓國技術主管對他來說沒有任何意義。
  “你、你……”樸長興憤怒到了極點,卻不敢再次撲向夏雷。
  這時候幾個人突然從樸長興剛才過來的方向沖了過來,手里拿著鋼管和扳手之類的工具,來勢洶洶。
  看見這幾個人,樸長興忽然又有了勇氣,“他、他打我!”
  “媽的,敢打我們韓國人!”一個青年用韓語罵人,也沒多廢話,揮起手中的一根鋼管就向夏雷的腦袋抽了過去。
  這幾個人顯然手的韓國人,很團結。
  可這沒用,夏雷一把抓住襲來的鋼管,一腳踹了過去。那個動手的青年頓時飛了起來,然后重重地摔在地上,哀嚎著,半響都沒能爬起來。
  幾個韓國人愣了一下,然后一起向夏雷撲來。
  “住手!”車間門口的方向傳來了申屠天音的聲音。
  可是,幾個韓國人只是看了她一眼,卻根本沒將她的話放在眼里,只停頓了那么一下,又都將手中的鋼管、幫手和榔頭什么的東西砸向了夏雷。
  夏雷腳下一他,身體離地,倒退兩米,瞬間就避開了群狼般的圍攻。
  “住手!”安秀賢的聲音。
  這一下,幾個韓國人才停下來,惡狠狠地看著夏雷。
  申屠天音的臉色很難看了,她的話不管用,安秀賢的話管用,顯然,這些韓國人并沒有將她這個董事長放在眼里。
  “怎么回事?”安秀賢假裝生氣,斥責這幾個從神域集團過來的韓國人,“你們知道他是誰嗎?他是天音的未婚夫!”
  幾個韓國人沒有驚訝,嘴角反倒露出了不屑的意味。
  申屠天音冷聲說道:“這是怎么回事?安秀賢,我要你給我一個解釋!”
  安秀賢聳了一下肩,“大概是什么誤會吧,畢竟,夏先生的身上沒有工作牌,按理他是不能進來的。我的人大概是執行了公司的規章制度,所以起了沖突。沒事,沒事,這只是一個誤會。”
  這明顯是在偏袒那幾個韓國人。
  申屠天音還要說話,夏雷卻拍了一下她的香肩,“你說讓我幫你處理問題,那就讓我來吧。這確實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有些人不明白他們是在什么地方,又是什么身份。”
  安秀賢頓時皺起了眉頭,他覺得夏雷說這番話是故意說給他聽的,是在提醒他什么!
  果然,夏雷說完,突然一步急沖,身體猶如一顆炮彈一般撞向了那幾個韓國人。
  一個與夏雷處在同一平行線上的韓國青年還沒反應過來,夏雷的腳便已經踹在了他的胸膛上。一聲悶響,他在空中完成了一次飛翔,然后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雙腳落地,夏雷一拳抽倒了一個正準備躲開的韓國人,混戰就此開始。
  十秒鐘之后,夏雷收了拳腳。在他身邊,幾個韓國人橫七豎八地躺在地上,哀嚎不斷,一個個的臉都被揍變形了,慘不忍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