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品透視》 最新章節: 2499章黑暗陣線(02-23)      2498章機器(02-23)      2497章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02-23)     

超品透視465 可怕的對手

直升機貼著海面向三神島飛去,海面上,幾艘快艇載著武裝到牙齒的槍手劃開海浪,跟著直升機往前沖馳。
  直升機上,安秀賢正拿著一只衛星電話與安謹諫通話,“爸,那小子已經入網了。這一次,他不可能再逃脫了。我會殺了他,將那些東西拿回來。”
  “秀賢,事情一結束就立刻回來,不要在華國停留。這樣的事情,一旦被發現,那可就不好收拾了。”安謹諫的聲音。
  安秀賢說道:“爸,你放心吧,這里沒有手機信號,他想找人幫忙都沒用。這座小島也是一座無人的小島,沒人會發現我們。我們將夏雷的尸體埋在這座小島上,恐怕一萬年后都沒人會發現他的尸骨。”
  “這樣我就放心了,不過你記住,那小子不好對付,殺人是鬣狗的事,你只負責拿回我們的東西,不要冒險。在那小子死之前,你不要接近他。”安謹諫叮囑道。
  “嗯,我記住了,爸,就這樣吧。”安秀賢掛斷了電話。
  直升機降落在了沙灘上。幾艘快艇也在海邊停了下來,幾十個全副武裝的槍手登陸沙灘,還有幾只用于搜索的獵犬。它們蹲在沙灘上,等待著指令。就憑這種表現也不難看出,它們都是訓練有素的軍犬。
  一個韓國槍手遞給了安秀賢一只對講機,安秀賢拿著對講機說道:“鬣狗先生,我們已經來了。”
  沙灘邊沿的森林里走出一個人來,一身狙擊手偽裝服,臉上畫著綠色、黑色和土褐色的油彩,他眼睛就像是狼的眼睛。他就是這次獵殺行動的主角,殺手世界的國王鬣狗。他的手中提著一支巴雷特m107狙擊步槍,槍身上有明顯的改裝過的痕跡。
  鬣狗向安秀賢走來,身上有著一種讓人感到畏懼的煞氣。幾只軍犬頓時不安了起來,它們低聲叫著,并向后退。它們的主人呵斥它們,可那沒用。
  “鬣狗先生。”安秀賢開口說道:“霍夫曼人在哪?”
  鬣狗說道:“霍夫曼已經死了,你的人也死了。”
  安秀賢的臉色頓時凝重了起來,因為他很清楚霍夫曼的實力。不過,這并不影響他想要干掉夏雷的決心,他很快就將霍夫曼從他的腦海中驅除出去了,他說道:“鬣狗先生,夏雷確實很厲害,但我們有幾十個人,還有軍犬。更何況我們還有你,你是殺手世界的國王。他不可能戰勝我們,永遠沒有這種可能。”
  鬣狗對安秀賢的贊美沒有半點反應,只是淡淡地說道:“夏雷也不是一個人,一個女人也來到了這座小島上。”
  “女人?”安秀賢忽然想到了申屠天音,他的心頓時激動了起來。
  鬣狗說道:“那個女人有一點戰斗素養,不過可以忽略不計。以她的能力,她不會成為夏雷的幫手,而是一個累贅。”
  有一定的戰斗素養,那肯定不是申屠天音。安秀賢很快又想到了101局的龍冰和唐語嫣,可那兩個女人都是華國的精銳特工,要說戰斗素養的話那肯定是極高的,所以也不可能是龍冰和唐語嫣。可是,如果不是龍冰和唐語嫣,他就猜不到那個女人是誰了。
  江如意只是一個普通的女人,生活的圈子也只是海珠市,安秀賢這個韓國人不知道她的存在太正常了。
  鬣狗拿出了一塊破布,然后拋給了一個牽著軍犬的韓國槍手,“這是那個女人身上掉下來的,讓你們的狗記住她的氣味,然后追蹤那個女人。夏雷一定就在他的身邊。”
  安秀賢的嘴角頓時露出了笑容,“鬣狗先生,為我殺了夏雷。”
  鬣狗說道:“你帶來的人由我指揮,二十四小時之內,你就能看到他的尸體。”
  “二十四小時?”安秀賢顯然沒料到需要這么長的時間,在他的想象里,似乎只需要一兩個小時就能解決問題。
  鬣狗冷笑了一聲,“我說的是其實還只是理論上的時間,有可能需要更多的時間。另外,我的傭金得翻一倍,現在就讓你父親打到我的賬上。”
  “你?”安秀賢想發火,但壓制了下來,“鬣狗先生,你這么做不符合規矩。”
  “我的世界沒有規矩這個詞。”鬣狗冷冷地道:“你們跟我說我的目標只是一個生意人,可他殺了霍夫曼和你的四個手下。我和他交了一下手,他的實力讓我吃驚。我很確定,他是我入行以來所遇到過的最難對付的目標。我有可能會死在這里,面對這樣一個目標,你們必須給我雙倍的傭金。不然,你自己帶人去殺他吧。”
  “你……”安秀賢再次妥協了,他恨恨地道:“我現在就給我打電話!”
  幾分鐘后,幾條軍犬沖進了森林。安秀賢所帶來的三十多個由韓國黑幫成員和俄羅斯黑幫成員所組成的戰隊也進入了森林,在鬣狗的指揮下兵分三路,一路跟隨軍犬追蹤的路線,兩外兩路從兩翼包抄。鬣狗卻不在任何一支獵殺小隊之中,進入森林之后,他很快就消失了,就像是一條游進大海的魚。
  同一時間,小島左側山峰的一片山坡上。
  “沒信號,怎么還是沒信號啊?”江如意一手拿著手機東晃一下,西晃一下,可手機屏幕上卻連半格信號都沒有。
  夏雷看著在眼皮下晃來晃去的雪白,嘴角忍不住露出了一絲苦笑,“別試了,這座島上是不會有信號的,除非是衛星電話。他們想在這里殺我,他們肯定是不會給我機會找幫手的。”
  “我不就是你的幫手嗎?”
  夏雷無語。
  “他們究竟是什么人?”
  夏雷說道:“韓國人,大國家黨的黨魁安謹諫的人,他的兒子安秀賢此刻恐怕已經在這座島上了。”她冒著生命的危險來幫他,就憑這份情義她就有資格知道真相。
  “我了個去,韓國大國家黨的黨魁,這還真是……這究竟是為什么啊?他為什么要殺你?”
  夏雷說道:“我手里有安謹諫的把柄,能讓他下臺,甚至進監獄的把柄。”
  “你手里有這樣的把柄完全可以將它交給韓國的警方啊,為什么冒險來到這里?你明知道他們要殺你。”江如意無法理解夏雷的動機。
  夏雷的動機其實也是殺人,其次才是古可文的下落和落入安謹諫手中的能給申屠天音帶來麻煩的把柄。可是,這些事情是沒法告訴江如意的。
  夏雷拍了一下江如意的香肩,“如意,別問了,有些事情你知道越少越好。我們繼續走吧,我們需要和他們拉開距離。”
  “我的兩條腿就像是灌了鉛一樣沉重,我快走不動了。”江如意皺著眉頭說,一邊揉著她的大腿,一副真走不動了的樣子。
  夏雷蹲在了她的前面,“我背你。”
  “真的?”江如意眨眼就笑了。
  “別廢話,快點,要不你就自己走。”夏雷催促道。
  “你也很累,我舍不得你更累,算了,我自己走吧,我還能走。”江如意笑著說。
  夏雷站了起來,“那我們走吧,在天亮之前,我們得爬上這座山峰。”
  “嗯。”江如意點了一下頭,然后跟著夏雷往上爬。夏雷的呵護仿佛是給她充了電,她的雙腿也有了活力。
  又往上爬了幾十米,一片兩米多高的石壁擋在了眼前。石壁向左右兩側延伸,看不到盡頭。
  江如意站在石壁下蹦跶了一下,試圖抓住石壁的邊沿爬上去,可惜沒成功。她的彈跳力弱得可以忽略不計,倒是胸前怒挺出來的部分彈跳力驚人,她的雙腳都落地了,那兩團卻還兀自晃蕩了好幾下才消停下來。
  “雷子,我爬不上去。”江如意泄氣地道。
  夏雷說道:“我推你上去。”說著,他上前抱住了江如意的小蠻腰,將她往上舉。
  江如意的雙手抓住了石壁的邊沿,雙腳踩踏著巖壁往上爬,可夏雷一松手,她的身體便向面條一樣掛在了石壁上,上去不了了。
  夏雷嘆了一口氣,硬著頭皮拖著她的臀,再次將她往上舉。沒有半點布料的遮掩,觸手一片柔軟,那種感覺就像是觸電了一樣。
  江如意的臉一下子就紅了,人也緊張了,可現在卻不是害羞的時候,她咬著銀牙向上爬。而她的雪白也在夏雷的雙手的托舉下越來越高,最最羞人的景色也曝露在了夏雷的視線之中。
  這應該是最美妙的幫人攀爬的經歷。
  夏雷雙手托舉著江如意的雪白,仰著頭,目不轉睛,聚精會神,他此刻的樣子像極一個正在思考的智者,可他的大腦卻是一片空白。
  “哎喲!”江如意忽然一聲驚呼,在即將爬上石壁的時候,整個人都墜落了下來。
  夏雷還沒回過神來,一片雪白便撞在了他的頭上。還沒等他有所反應,他已經被江如意壓在了地上,而那宛如圓月的雪白掩埋了他的整張臉孔。用一萬句語言都無法形容這一秒鐘的感覺。
  “雷子,你沒事吧?”江如意慌忙爬了起來,緊張兮兮地看著夏雷。
  夏雷愣了半響才冒出一句話來,一本正經地帶道:“我們再來一次。”
  江如意輕咬著櫻唇,眼神里都快滴出水來了。她的玉靨之上也找不到一塊不紅的地方了。剛才所經歷的事情,她又怎么會沒有感覺呢?
  夏雷爬了起來,深吸了一口氣,“好了,來吧。”
  江如意卻還蹲在地上,墨跡了好幾秒鐘才冒出一句話來,“雷子,把你的內褲借我穿一下。”
  夏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