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品透視》 最新章節: 2499章黑暗陣線(02-23)      2498章機器(02-23)      2497章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02-23)     

超品透視467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狗的嗅覺和視覺都遠超人類,在黑夜里狗能看到很遠,而且視野非常清楚。再加上從江如意褲子上掉下去的布料,訓練有素的軍犬能這么快追蹤到這里一點都不奇怪。
  軍犬出現了,那些槍手必然也在附近了。
  夏雷的左眼微微一跳,在他的左眼的視野里,幾只軍犬爭先恐后地往這邊奔來,一邊跑一邊犬吠。有時候它們也會停下來,嗅一嗅殘留在空氣中的氣味,然后循著氣味和痕跡再次追蹤。
  很快,一隊槍手也進入了夏雷的視線。那一隊槍手追著軍犬追蹤的方向奔跑,山林崎嶇,但他們的速度卻很快。一眼便可以看出是精挑細選出來的精銳,有很強的戰斗素養。
  可惜,夏雷并沒有看到安秀賢和鬣狗。這兩人不現身,讓他有些被動。在他的計劃里,他是想引誘安秀賢和鬣狗現身,然后狙殺安秀賢和鬣狗,一旦解決了這兩個目標,這些槍手也就等于是他砧板上的魚肉了,砍剁由他。可是這兩個主要目標不現身,他要是開槍狙殺那些槍手和軍犬的話,肯定會引起安秀賢和鬣狗的警惕。
  如何取舍?他難以做出決定。
  也就在他琢磨著該怎么做的過程里,那些軍犬和槍手又近了一段距離。
  “他們在什么地方?”江如意很緊張的樣子,“我聽見了狗叫聲,那些人來了嗎?”她握槍的手禁不住顫抖了起來。
  她一個文職出身的警察,抓個小偷還湊合,可面對這些悍不畏死的職業殺手、槍手,她那點能耐根本就可以忽略不計。
  夏雷輕輕地握了一下她的手,“別害怕,有我呢,只要我還活著,我不會讓任何人傷害你。”
  江如意的心中一片感動,暖暖的。對她來說,對于一個女人來說,還有什么比在生死攸關之際被關愛,被呵護更讓人感動呢?這會讓她覺得,將自己的一生都托付給眼前這個男人是正確的,是幸福的選擇。
  夏雷叮囑道:“記住,你藏好就行了,千萬別冒頭,因為對方有一個非常厲害的狙擊手。你一旦露頭,你會被一槍打死。”
  “可是……他們有好幾十個人啊,你一個人根本沒法和他們所有的人戰斗。”江如意一臉擔憂的神色。
  夏雷笑了一下,“你就看著吧,另外,我需要火力壓制的時候,你就拿著槍往下面射擊,不過千萬別冒頭。”
  “這樣也行?”江如意不敢相信這就是她要做的事情。
  夏雷揚起了巴掌。
  江如意趕緊說道:“我都聽你的,你讓我不冒頭我就不冒頭,你讓我開槍,我就開槍。”
  夏雷笑了一下,將視線移到了下方的山林里。
  這個時候,一只軍犬已經沖出了山頂的森林,往著這塊巖石的方向跑來。
  夏雷調整了一下xl2500狙擊步槍的槍口,扣動了扳機。一顆子彈從槍口飛出,兩秒鐘之后洞穿了那條軍犬的腦袋。那只軍犬連叫都沒來得及叫一聲,飛奔的身體便被子彈掀飛起來,重重地摔在地上,滑了好幾米遠才停下來。
  剩下的幾條軍犬只是停頓了一下,然后又悍不畏死地往前沖。它們受過專門的訓練,沒有什么能阻止它們完成主人讓它們執行的任務。
  江如意遞眼往下看去,卻什么都沒看到。她只看到夏雷開槍,但夏雷在射殺什么,她卻不知道。直到夏雷開了第二槍,她才忍不住出聲說道:“雷子,你在射什么?”
  她的話音剛剛落下,夏雷便開了第三槍。裝有消音.器的xl2500狙擊步槍一聲輕響,千米之外,第三條軍犬倒在了地上。
  “是對方的軍犬。”夏雷說,然后調整槍口的方向,鎖定了最后一只軍犬,開槍。
  第四條軍犬也倒在了地上。
  失去了軍犬,那些槍手也就等于失去了眼睛,他們要判斷出夏雷和江如意在千米之外的藏身點,非得付出慘重的代價不可。而一千米,那是夏雷劃定的生死線,他不會允許任何一個槍手突進這個范圍。畢竟,這個狙擊點雖然很完美,可要是對方用加載在m16a2突擊步槍上的榴彈發射器向這塊巖石發射的話,就算不打中他和江如意,也有可能將她和江如意炸死。
  “好了,都干掉了。你記住,如果他們群起突擊,我讓你開槍,你就開槍,不管有沒有目標,對著下面射擊就行了。還有,千萬別冒頭。”夏雷生怕江如意忘記什么,又叮囑了江如意一次。
  “嗯。”江如意這次很乖巧地點了一下頭,同時也不忘夸贊夏雷,“你真厲害,你說,以前我怎么就沒發現你這么厲害呢?”
  夏雷笑著說道:“以前你只知道欺負我,哪里還會發現我的好。”
  江如意翹了一下嘴,“是我錯了還不行嗎?”說完,她忽然湊嘴親了夏雷的臉頰一下,然后笑著說道:“這個算是我的賠償好了,哦不,這個算是賠償的利息好了,等我們活著離開這里,我全部賠償給你。”
  這顯然是一個含蓄的暗示,讓人忍不住去猜想她許諾的“賠償”的內容。
  就在這時,下方的山林里出現了人影。夏雷很快就數清楚了人數,這支隊伍有十二個人,他們距離軍犬的尸體還有幾十米的距離,也即將走出山林的邊沿。
  夏雷將槍口對準了其中一個,但沒有開槍,他小聲地道:“他們已經來了,記住我剛才給你說過的話。”
  江如意頓時緊張了起來,她悄悄地往下看了一眼,可惜什么都看不見。一千多米的距離,別說是黑夜,就算是在白天她想看清楚那些槍手都非常困難。
  江如意是這種情況,那些槍手自然也是這種情況。他們并不知道,暴露在夏雷的視野之中的他們已經成了夏雷準備獵殺的目標。這個時候,無論夏雷想干掉誰,那都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媽的,安秀賢那家伙怎么還不現身,他躲在隊伍后面不現身,我想殺他就困難了。”夏雷的心里暗罵了一句,繼續在山林里搜尋安秀賢的身影。可惜,安秀賢非常狡猾,始終不現身。
  安秀賢不現身,山頂兩側卻又出現了槍手的身影。這一次就連江如意都發現他們了,因為他們的手中拿著戰術手電。雪亮的光束在山林里晃來晃去,老遠的地方都能看見。
  夏雷的心中一動,“兩側的槍手都打著手電,唯獨中間一路沒打,對方顯然是不想讓我發現中間還有人……安秀賢肯定就在中間那一路槍手的后面。他太狡猾也太小心了,想殺我卻又不想成為我的目標。”
  果然,就在夏雷做出這個判斷的時候,安秀賢在中間的山林里現身了。突然看見他,夏雷都感到他有些夸張。他的身上穿戴著厚厚的戰斗專家,那些裝甲護具并不是一般的避彈衣,而是由碳纖維合成的類似鎧甲一樣的先進護具。這套護具將他從頭保護到腳,沒有一寸肌膚露在外面。而且,除了這套看上去很科幻的戰斗護具,他的手中還拿著一只防彈盾牌。
  這樣的防護,計算是xl2500狙擊步槍也沒法干掉他。
  萬幸這種戰斗裝甲是無法量產的東西,不然的話,要是這座島上的每一個槍手都穿戴這種戰斗裝甲,那這場仗就不用打了,夏雷也早就帶著江如意逃生去了。
  突然,右側的山林中傳出了一個喊話的聲音,“夏雷,我是安秀賢,我知道你就在上面。我已經帶來了你想要的東西,還有古可文的消息。現身吧,我們完成交易!”
  安秀賢明明在中路,右路卻有人自稱安秀賢,而且聲音還一模一樣。
  夏雷移目過去,循聲一看便看到了一個持著擴音器的槍手在悄悄地往山頂方向走,一邊走,一邊用擴音器播放安秀賢早就錄好了的聲音。
  夏雷的嘴角浮出了一絲冷笑,心里暗暗地道:“想殺我還不想冒險,讓手下人吸引我現身。安秀賢啊安秀賢,不管你做什么都沒用,我要殺你,你就得死在這座島上。”
  噗!xl2500狙擊步槍一聲輕響,中路的已經靠近第一只軍犬尸體的槍手倒在了地上。他的額頭上赫然多了一個拳頭大小的窟窿,鮮血和腦漿不停地從窟窿里涌冒出來,死狀可怖。
  “他出現了!”一個槍手發現了同伴的尸體,驚聲示警。
  噗!一顆子彈中他的張大的嘴巴里扎了進去,在他的后腦勺上掀開了一個比拳頭還大的洞!
  砰砰砰!中間的槍手最先開槍,他們往山頂方向射擊。可惜,他們裝備的m16a2突擊步槍只有六百米的有效射程,超出了這個距離子彈幾乎都是亂飛的,根本就無法射中目標。不過,他們瘋狂地開槍,一些子彈還是擊中了夏雷和江如意的藏身處下面的山崖上,濺起一團團火星。
  這就是夏雷無論如何不會讓他們突進一千米范圍的原因,不僅是榴彈發射器能對他和江如意造成威脅,就連流彈也是很有威脅的。誰能保證,一顆顆胡亂飛舞的子彈會擊中什么地方呢?要是運氣夠差的話,沒準就是腦袋了。
  夏雷倒是鎮定自若,江如意卻是緊張得要死。從小到大,她哪里經過這樣的戰斗的場面。槍聲大起的時候,她抱著頭,渾身顫抖。
  夏雷完全理解她的感受,想他當初在阿富汗,第一次與美國特種兵和cia特工交戰的時候,他也躲在巖石后面,一動不敢動,緊張得要死。他的第一次都是如此不堪,更何況是江如意,一個看見蟑螂都會驚聲尖叫的女人。
  夏雷已經沒法去安慰江如意了,他快速地搜尋著山林里的目標,無論是誰,只要一被他的左眼鎖定,下一秒鐘就會去閻王那里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