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品透視》 最新章節: 2499章黑暗陣線(02-23)      2498章機器(02-23)      2497章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02-23)     

超品透視512 殺人野鴛鴦

readx();夏雷猛地將擋在門口的水手的尸體扯到了身前,幾乎就在同一瞬間,竹下野夫對他開了兩槍。
  砰砰!兩顆子彈擊中了水手的尸體。不過手槍的威力還不足以讓子彈洞穿一具尸體并擊中夏雷。
  龍冰忽然探出槍身,對著竹下野夫的方向開槍。
  竹下野夫也不是省油的燈,慌亂中竟猛地撲倒在了走廊中。他倒是躲過一劫,可龍冰射出去的子彈擊中了他身后的一個水手,那家伙胸口連中三槍。其中一顆子彈更是擊中了心臟部位,那血噴出了差不多兩米遠的距離!
  夏雷拔出了扎在水手胸部的獵刀,猛地將尸體向門外推了出去。同時將手中的帶血的獵刀扔了出去。那把獵刀仿佛擁有子彈一般的速度,在狹窄的走廊空間里一閃,咔嚓一聲,它再次停頓下來的時候,它已經扎在了右側第三個水手的腦門之上了。
  竹下野夫一個滾身滾到了左側。
  他帶了五個水手來,眨眼間就被干掉了三個。如果這個世上有后悔藥可以賣,他絕對會買一大包一口吃了。可惜,現實的情況卻是,他連后悔的時間都沒有,因為戰斗還沒有結束!
  夏雷和龍冰也算是挺過了最艱難的那一部分,現在對方只剩下三個人,他和龍冰是兩個人,人數上并沒有多大的劣勢。而就戰斗力而言,對方三人在他和龍冰的面前簡直就是童子軍。
  不過,夏雷和龍冰并沒有貿然沖出去,因為竹下野夫和另外兩個隨時都緊貼著左側艙壁,再加上走廊下載,根本就沒有躲閃的空間。貿然沖出去的話,就算對方是童子雞,三支槍一起射擊,也絕對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
  “你們究竟是誰?”竹下野夫總算是鎮定了一點下來,他操著日語問道。
  夏雷用日語與他對話,“我們是誰不重要,你為什么要殺我們?”
  “錢!”竹下野夫大聲說道:“你再給我們十萬美金,然后把槍扔出來,我們就和平相處。”
  夏雷冷笑道:“如果我不呢?”
  “那我們就放火燒死你們!”竹下野夫跟著下命令,“去,那汽油去!”
  船艙里,夏雷忽然給龍冰指了一下艙壁的一個位置。雖然隔著一層木質艙壁,但他卻可以個水手的腦袋。
  對方并不是走了的要去拿汽油,這艘漁船是他們做偷渡生意的工具,又不是別人的漁船。不熬萬不得已的地步,他們肯定是不會燒掉自己的漁船的。竹下野夫之所以這么說,真實的目的不過是想向夏雷和龍冰施加壓力,逼迫兩人就范。
  如果夏雷和龍冰棄槍給錢買和平,那么等待他們的將是死亡。
  可是,竹下野夫這個算盤打得雖然很好,可惜他一點都不清楚他面對的是什么樣的敵人。
  這邊夏雷剛剛移開手指,龍冰便將槍口對準了那處艙壁,毫不猶豫地開了槍。
  砰砰砰!三顆子彈怒射而出,擊中同一個部位。第一顆子彈破壞了木板艙壁的結構,第二顆在模板上打出了一個圓孔,第三顆直接穿過孔洞擊中了艙壁后面的水手的腦袋。
  這三槍一氣呵成,從開始到結束的時間不到一秒鐘,快到了極致,精準到了極致。事實上,那個躲在艙壁后面的水手感覺到腦袋后面的震動的時候,他的腦袋已經中槍了。
  “混蛋!殺了他們!”竹下野夫一聲怒吼,指揮手下沖鋒,但他自己卻爬起來,飛快地往走廊出口跑去。
  最后一個水手也不是傻瓜,見竹下野夫都跑了,假裝沖鋒的他也轉身開跑。
  龍冰突然從艙門后面閃身出來,對著最后一個水手的腦袋便是一槍。
  噗!最后一個水手的腦袋頓時被掀掉了一塊,血和腦漿像花一樣綻放。他的尸體向前撲倒,重重地摔倒在了地上。
  龍冰的槍口移動,準備射殺竹下野夫。
  夏雷一把抓住了她的柔荑,同時吼道:“站住!”
  剛剛沖到走廊出口的竹下野夫的雙腳一僵,不敢再往前跑一步了。
  龍冰的眉頭微微地皺了一下,“為什么不然我殺了他?”
  夏雷說道:“我們需要人駕駛漁船,你會開船嗎?”
  龍冰搖了搖頭。
  夏雷說道:“我也不會,所以,等到了日本再干掉他吧。”
  龍冰這才點了一下頭,但她并沒有放下她的槍,她的槍口始終對準著竹下野夫。
  “放下你的槍!”夏雷沖竹下野夫吼道。
  “好的,別開槍,別殺我,我什么都聽你們的。”竹下野夫緊張得很,他放下了槍,慢慢轉過身來雷和龍冰。
  這兩個華國人,男的英俊帥氣,女的漂亮性感,可在竹下野夫的眼里卻就像是兩個剛剛從地獄里出來的魔鬼,讓他害怕,讓他恐懼。
  夏雷走了過去,將竹下野夫的槍揀了起來。龍冰也將散落在走廊里的槍支搜了起來。她留了兩支,剩下的在上甲板的時候全部扔進了海里。
  竹下野夫被帶到了漁船的駕駛艙。夏雷用龍冰給他的手槍敲了一下竹下野夫的腦袋,然后威脅道:“你來開船,送我們去日本。我警告你,不要耍半點花招,不然我殺了你。”
  “我不敢,請放心,我一定送你們去日本,只要你們不殺我,我什么都聽你的。”竹下野夫已經沒有了半點脾氣。
  “我們在什么地方登陸?”夏雷問。
  “北海道,我們在北海道的一個漁村登陸。”竹下野夫說道:“天不亮我們就能到達漁村,我已經干過很多次了,很多菲律賓人和越南人都是通過我的渠道進入日本的。”
  夏雷將竹下野夫的話翻譯了給了龍冰聽,龍冰想了一下,說道:“你問他,那個漁村里有沒有他們的人。”
  夏雷隨即用日語問道:“那個漁村里有沒有你的人?”
  竹下野夫的眼神閃爍了一下,卻又很肯定地道:“沒有,那只是一個普通的漁村,住子那里的都是普通的漁民。我,我其實也只是做這種生意的漁民而已,一時沖動才犯了之前的錯誤。你們一定要原諒我,一定要原諒我。”
  夏雷并不相信這個竹下野夫的話,剛才竹下野夫的眼神很可疑。做偷渡生意的人都毫無人性,遇上海上巡邏隊的時候他們甚至會殺掉偷渡客,沉尸海底,用這種滅絕人性的方式避免自己被法律制裁。而一個偷渡團伙的登陸點,怎么可能沒有接應的人?
  夏雷對龍冰說道:“他說那只是一個普通的漁村,沒有他的人,可我不相信他,怎么辦?”
  龍冰想了一下,“在到那個漁村之前殺了這家伙,然后把漁船弄沉,我們游泳登陸北海道。”
  夏雷點了一下頭,“那就這樣決定了。”
  “她……剛才說什么?”竹下野夫很狡猾,他試探地道。
  夏雷笑了一下,“她說你死了很多手下,等到了那個漁村我們會再給你一萬美金,當作是賠償。”
  “啊,你們真是好人,我特別喜歡華國,還有華國人。哦對了,那什么釣魚嶼是你們華國的,我一直是這么主張的,真的,我討厭右翼的一些政治家,他媽.的,他們一點歷史常識都沒有。”竹下野夫拼命說著討好夏雷和龍冰的話,“他們楚形式,華國多大,日本才多大,現在不比從前了,真要打起來,導彈鋪天蓋地大地飛過來,還要不要人活了?”
  “呵呵。”夏雷被他都逗笑了,“你很有意思。”
  “我是一個愛好和平的反戰人士,我爸就是華國人。”
  為了活命,竹下野夫還真是什么都愿意說。
  凌晨四點,天色還沒亮開,但前方已經出現了一條海岸線。夏雷舉目眺望,可以他的左眼的視力也無法眺望到什么漁村。畢竟,距離還是太遠了。
  “還要多久?”夏雷問道。
  “半個小時就到了。”竹下野夫說道:“我遵守了我的承諾,你們也要遵守你們的承諾。”
  砰!一聲槍響。
  剛剛把話說完的竹下野夫倒在了駕駛艙的甲板上,腦袋上一個酒杯大小的血窟窿正不停地往外冒著腦漿和血液的混合體。
  龍冰吹了一下槍口中的硝煙,淡淡地道:“說了那么多好話的份上,我給了他一個痛快。”
  這確實是一個痛快,竹下野夫在還沒有意識到龍冰要殺他的時候,他就已經死了。一槍爆頭,確實沒什么痛苦。
  夏雷聳了一下肩,“還有半個小時的航程才能到北海道,如果按照你的計劃,我們游泳過去的話又要多久的時間?”
  “毀船吧,太靠近了會被發現的。為了安全起見,多游一會兒也沒什么。再說了,不還有我陪你嗎。”龍冰說。
  十多分鐘后,漁船的底部傳出了一聲炸響,然后緩緩地往下沉。海面上,三只救生圈在海浪中起起伏伏,往著北海道的海岸線游過去。
  “這是什么地方?啊?這是什么地方?”冰冷的海水讓古可武蘇醒了過來,他驚慌失措地叫道:“我怎么在……唔!”
  龍冰一槍柄就砸在了古可武的腦袋上,然后他徹底安靜了下來。
  “我估計天亮前我們就能登陸北海道,如果有漁村的話,我們要避開。”夏雷眺望著北海道的海岸線,尋找著合適的登陸點。
  “你和申屠天音結婚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她有沒有懷上?”
  夏雷,“……”
  “你們一晚上做幾次?”
  “喂!我在跟你談正事,你說的是什么亂七八糟的啊?”
  “你別激動,我只是想和你聊聊而已,告訴我,你跟幾個女人睡過?”
  夏雷將腦袋埋進了冰冷的海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