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品透視》 最新章節: 2499章黑暗陣線(02-23)      2498章機器(02-23)      2497章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02-23)     

超品透視58 古二小姐和她的狗

電話是柳瑩的秘書打來的,她說了兩件事。林博文用她的名義將幾個股東召集了起來,宣布將有人收購悅動體育。第二件事是專利局那邊出問題了,專利局以申報材料不齊全為由打回了她的專利申請,讓她重新準備申報材料再去申請。
  一通電話,兩件事,卻像兩座大山一樣把柳瑩壓垮了。
  ”為什么……為什么……”驅車趕往悅動體育的途中,柳瑩就不斷地在重復這句話,她的眼淚也不曾停過。
  丈夫死了,他用生命換來的成果卻即將被人奪走,更糟糕的是她在公司的地位也岌岌可危。面對這些事情,她已經處在崩潰的邊沿了。
  夏雷安慰道:”柳姐,你別擔心,事情也許沒有你想象的那么糟糕,或許真是材料不全,重新準備一下再申請就是了。”
  柳瑩哭泣地道:”你別安慰我了……嚶嚶……肯定是有人走了關系,故意打壓我,不讓專利申請通過……嚶嚶……那家伙沒準已經拿到了他想要的東西……現在又讓林博文召集股東逼我退位……我的命為什么這么苦啊?雷子,你告訴我,我活著還有什么意思?”
  夏雷的心里也是一片酸楚,眼角也有些濕潤了,”別哭,不管是什么困難你都不要放棄,你也不是一個人,我會和你一起面對的。你千萬要想開些,不要干傻事,你就算不為你自己著想,你也要為你的孩子早想是不是?”
  ”雷子,嗚嗚……”柳瑩已經泣不成聲了。
  奧迪q7在街道上飛馳,超速明顯,不過這個時候柳瑩和夏雷都不在乎這個了。
  柳瑩安靜下來的時候,夏雷左思右想,最終還是拿起手機,他編輯了一條短信發了出去……
  柳瑩駕駛著奧迪q7來到了郊區的一個廠區之中。這個廠子不大,辦公樓和廠房都還很新,一看便是年齡不大的新廠。
  這個廠子便是柳瑩丈夫的心血,悅動體育。
  柳瑩和夏雷下車的時候,好些個工人都用異樣的眼神看著柳瑩和夏雷。進入辦公樓之后,夏雷也留意到不少員工在悄悄地議論著什么。他沒有用唇語去解讀那些員工在背后嚼舌頭的議論,因為猜也能猜到與林博文召集股東彈劾柳瑩有關。
  來到會議室門口,柳瑩一把就推開了房門。
  會議室里坐著幾個股東,還有站在首座位置上的林博文。另外還有一個意外之客,林博文的妹妹林雅茹。
  會議室的房門被柳瑩粗暴地推開的一剎那,所有人的視線也都聚居在了她和她身后的夏雷的身上。
  柳瑩走了進去,夏雷也跟著她走了進去。
  “柳總來了。”林博文皮笑肉不笑地道:“你自己找個位置坐吧,你來得正好,我正要宣布一個很重要的消息。”
  他占著本來柳瑩坐的位置卻讓柳瑩自己去找座位,他似乎已經將他當成悅動體育的老總了。
  柳瑩氣得臉色鐵青,她怒氣沖沖地走到林博文的面前,猛地拍一下桌子,然后指著門口吼道:“林博文,你被炒魷魚了,你給我滾出去!”
  林博文卻連動都沒動一下,他嘲諷地道:“你炒我魷魚?你得問他們同意不同意。”
  柳瑩忽然意識到了什么,她看著幾個股東,她的眼神之中充滿了失望與憤恨。
  幾個股東避開了柳瑩的視線,但那不是心中有愧,而是躲避。
  林博文冷笑道:“柳瑩,我實話告訴你吧,你現在最好的選擇便是賣掉你手中的股份,拿錢走人,不然的話,你什么都得不到。”
  “你這個卑鄙小人!”柳瑩一耳光抽了過去。
  林博文抓住了柳瑩的手,狠狠地摔開,翻臉道:“姓柳的,你最好放聰明一點。你的專利申請這一輩子都通不過。只要你離開悅動體育,那個專利就會通過申請。你不能因為你一個人而害了所有股東的利益吧?你開個價吧,你手中的百分之五十的股份,你要多少?”
  柳瑩的眼淚再次滾落了下來。
  “柳總,你就賣了吧,你現在賣還能賣一個好價錢。”一個股東說道。
  “就是,有你留在悅動體育,專利申請就通不過,你不賺錢,我們還要賺錢養家啊。”一個股東說。
  “你要是不賣,那我們就賣,然后這個公司就完蛋了,它是你老公的心血,你就忍心看著它完蛋嗎?”一個股東說。
  “就是,賣了吧,拿著錢你和你孩子可以衣食無憂地生活一輩子,女人嘛,何必那么拼,在家帶孩子多好。”一個股東說。
  會議室里四個股東,意見統一,都想讓柳瑩賣掉她手中的股份。如果柳瑩不賣,他們就賣掉他們所持有的百分之五十的股份,讓悅動體育完蛋。
  “你們……你們……”柳瑩已經氣得說不出話來了。
  夏雷出聲說道:“誰要買柳總的股份?這么大一筆生意,總該露個面談談吧?派一條狗在這里吠,算什么?”
  “你敢罵我是狗!”林博文惱羞成怒。
  “是我。”一個女人的聲音忽然從門口傳來。
  夏雷回頭,一眼便看見了古家的二小姐,古可文。她還是那么漂亮,精致得就像是東方版的芭比娃娃。她非常年輕,卻已經給人一種她永遠不會老的感覺。
  古可文一現身,夏雷什么都明白了。
  剛才,他問誰想買柳瑩的股份的時候便是想知道誰是整個事件的幕后主使,他原本以為這會很麻煩,需要費些口舌才能引誘出幕后主使,卻沒想到他的話剛剛說完,人家就如此坦蕩地現身了。
  古可文就說了兩個字,可她的意思和態度卻非常鮮明地擺在了所有人的面前——是我在搞事,你們能把怎么樣?
  古可文走進會議室,兩個牛高馬大的職業保鏢也跟著走進了會議室。這兩個保鏢始終與古可文保持著三步的距離,仿佛經過無數次演練一樣,無論古可文怎么走,他們的步調始終都能保持一致,不多一步,也不少一步,精確得很。
  “二小姐,請坐。”林博文點頭哈腰地打招呼,人也站到了一邊。
  林雅茹也走了過來,神態恭敬地向古可文問好。
  面對林家兄妹的示好,古可文只是淡淡地點了點頭,連一句話都懶得說。
  悅動體育的四個股東都站了起來,畢恭畢敬地道:“古二小姐好。”
  這態度,乖得跟孫子似的,身為悅動體育老總的柳瑩都沒見到過。
  古可文一現身,柳瑩身上的斗志也消失得一干二凈了。她眼神空洞地看著古可樂,大腦里也是一片空白。
  古可文大大方方地坐在了本該是柳瑩的座位上,她看著柳瑩,笑著說道:“柳總,我不管你心里在想什么,因為我根本不在乎。我來這里就一個目的,要么買下他們的股份,要么買下你的股份。我覺得吧,還是你走更合適一些,所以你開個價吧。”
  柳瑩卻連一點反應都沒有,她的靈魂仿佛去了另一個世界。
  林雅茹冷哼了一聲,“柳瑩,古二小姐跟你說話呢,你沒聽見嗎?”
  林博文也插嘴說道:“你還是賣掉手中的股份吧,悅動體育總資產不過五千萬,古二小姐買下一半的股份也就兩三千萬,她一輛車都要一千多萬,還在乎這點錢?古二小姐要是買下其他股東的股份,她會讓這家公司爛掉,你一分錢也得不到,沒準還會欠一屁股債。古二小姐買下你的股份,你拿錢走人,公司繼續運轉,這不很好嗎?”
  就在這時,夏雷的手機響起了短信提示音。他跟著走到了會議室角落里打開手機界面查看短信。
  “我……我……”一句話沒說出來,柳瑩的眼淚再次奪眶而出。
  她很清楚,她已經走投無路。面對古可文這樣的對手,她根本沒有斗贏的可能性,百分之一都沒有。
  她也很清楚古可文都干了些什么,先派一個賊,失敗之后再邀請她去古家的私人會所,讓手下給她下藥。這兩條計策都失敗之后,她干脆撕下了偽裝,直接動用古家的巨大能量,讓專利局制造障礙,不讓她通過專利申請,然后再串通其他股東,逼她離開悅動體育。就這么一個對手,暗箭名槍,招招至她與死地,再斗下去,她就真的可能失去她所珍惜的一切!
  古可文似乎已經看到了柳瑩內心深處的怯弱,她的嘴角也露出了一絲笑容,“柳總,你是一個聰明人,開個價吧,我們愉快地把這單生意敲定。”
  柳瑩咬著嘴唇點了點頭,“我要……”
  “等等。”夏雷走了過來,“柳姐,我和你談談再說吧。”
  柳瑩早就沒主意了,她下意識地點了點頭。
  古可文嘴角的那一絲笑容消失了,她盯著夏雷,聲音有些冷,“又是你。”
  夏雷淡淡地道:“古小姐,你也不在乎我和柳姐說幾句話的時間吧?”
  古可文還沒說話,林博文便不耐煩地道:“有什么話不能待會兒再說嗎?你知不知道古二小姐的時間有多么寶貴?”
  夏雷笑了,“你就是一條狗,不過我承認你是一條好狗。”
  “你媽——”林博文忍不住想爆粗口了。
  古可文移目看了他一眼,林博文跟著就閉緊了嘴巴。就這反應,他確實是一條很好的狗。
  夏雷將柳瑩拉到了一邊,湊到她的耳邊說道:“你相信我嗎?”
  柳瑩微微地愣了一下,有些不高興的樣子,“你說這話是什么意思?我怎么不相信你了?我們認識的時間不長,但我可是把你當我親弟弟看待的,我能不相信你嗎?”
  夏雷在她耳邊說道:“我不是這個意思,你相信我,就讓我來幫你處理這件事吧。”
  柳瑩苦笑了一下,眼淚差點又滾落出來了,“雷子,都到了這個地步了,我除了妥協,還能有什么辦法呢?算了,這件事你幫不了我,還是賣給她吧。算姐對不起你,我與你簽的那份合同恐怕要報廢了。”
  她說得楚楚可憐,夏雷卻笑了,他再次湊到柳瑩的耳邊,用微不可聞的聲音說了一句話。
  柳瑩頓時顫了一下,滿臉驚訝地看著夏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