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品透視》 最新章節: 2499章黑暗陣線(02-23)      2498章機器(02-23)      2497章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02-23)     

超品透視620 要命的體檢

初夏的山林并不安靜,一些鳥雀在樹梢上嘰嘰喳喳地叫著。仿佛是在進行一場選舉,它們需要一只德才兼備的鳥來帶領它們的族群。一陣風吹過,樹枝搖晃,那些鳥雀受到驚嚇,撲騰著翅膀飛走了。
  夏雷和龍冰成了這片山林里的唯一的人類,在這里交談不會被別人聽見。這似乎也是龍冰執意要進山之后才說事的原因。
  龍冰在山林里的一片柔軟的草地上停下了腳步,她看著夏雷,“梁思瑤聯系我了。”
  簡簡單單一句話卻把夏雷嚇了一跳,他愣了一下才說道:“什么時候的事?”
  龍冰說道:“一個小時以前,你是第一個知道這件事的人。”她直直地看著夏雷,“你沒什么要跟我說的嗎?”
  夏雷苦笑了一下,“好吧,之前她其實和我見了一面。她告訴我,她準備叛離CIA。她讓我跟你說一下,為她牽線搭橋。我一直在等一個合適的機會跟你說這件事,可是沒等我跟你開口,申屠天音又出事了。”
  “我是你的女人,你有什么不可以告訴我的?你有困難,你應該讓我和你一起分擔。”龍冰的眼眸里有一絲惱意。
  “對不起,阿冰,我……”夏雷不知道該怎么解釋。他其實有他的難處,梁思瑤畢竟是CIA的高層人員,而且還與他有過一段戀情,他不可能不等待合適的機會就隨隨便便地說出來,那樣的話不僅幫助不了梁思瑤,還會讓他也陷入被動的境地。
  “其實,在你和申屠天音的婚禮上,看到你師父梁正春出現的時候,我就懷疑梁思瑤有什么打算了,不然她是不會讓她的父親回國的。我的人一直在盯著梁正春,但梁思瑤并沒有出現。”
  “她是怎么跟你說的?”夏雷問。
  龍冰說道:“她說她已經不是CIA的亞洲主管了,古可文取代了她。這次針對申屠天音的行動是古可文一手導演的,她這么做也是在向CIA的高層證明她的實力。古可文動用古家以前留下的資源,你也看見了,她人雖然不在這里,但她依然可以興風作浪。”
  “我現在暫時顧不了古可文,梁思瑤還說了什么?”
  “她讓我去跟釋老總談談,她想加入101局。她有一些條件要我向釋老總轉達,首先她要豁免權,這邊不能有任何針對她的起訴和定罪。其次,她要與我還有唐語嫣一樣的職位。滿足了這兩個條件,她就回國加入101局。”
  夏雷說道:“她的第一個條件倒是可以理解,可是第二個條件……釋老總能滿足她嗎?”
  “大概能吧,她曾經是CIA的高層人員,她所掌握的東西對我們來說非常有價值。就憑這一點,釋老總就會心動。”
  “你打算怎么做?”
  “這就是我來這里的原因,我聽你的,這件事你來拿主意。”
  夏雷的頭隱隱作痛,頭皮也麻麻的。梁思瑤想回來,并為國效力,他肯定是支持的。可是,她一回來,并且釋伯仁滿足她的條件的話,那么他和101局的三個女科長就從此糾纏不清了。而且,龍冰讓他給這件事拿主意,他要是不幫梁思瑤的話,他的良心會過不去。而要是幫了的話,龍冰會不會認為他和梁思瑤余情未了呢?
  還真是麻煩啊!
  “你是什么意見?”龍冰的眼神仿佛要動穿夏雷的內心。
  夏雷硬著頭皮道:“于公于私,我都支持她,我的意見……幫她吧。”
  龍冰的嘴角忽然露出了笑容,“難怪那么多女人喜歡你,你是一個重情重義的男人。申屠天音背叛了你,你卻還能理解她,并為她背這么大一個黑鍋。梁思瑤也曾經背叛過你,你還愿意幫助她。我覺得,她們能認識你,真的是她們這一輩子的福氣。”
  看到她露出笑容,夏雷這才松了一口氣,他輕聲問道:“你說她們遇上我是她們這輩子的福氣,那么你呢?”
  龍冰忽然鉆進了夏雷的懷里,動情地道:“我可沒她們那么傻,如果讓我面對她們那樣的選擇,我會選擇你。你是我的,現在是,將來也是。”
  如此動人的語言,還有柔軟而火辣的身軀,她的一切美好就在他的眼前,也都在他的懷中。之前那一團被凡凡點燃的火焰又瘋狂地燃燒了起來,而且更加強烈。夏雷再也抑制不住那股沖動,他一口吻住了龍冰的唇,然后迫不及待地將她壓倒在了草地上。
  草地很柔軟,可以承載最猛烈的愛。
  夏雷就像是一只野獸,可龍冰卻像是他脖子上的項圈,無論夏雷怎么奔跑沖撞,都逃不出她的禁錮……
  激情退去,兩人漸漸安靜了下來。
  “我去跟釋老總說梁思瑤的事情,你確定不要我跟他說凡一鳴和凡凡的事嗎?”龍冰躺在夏雷的懷里,很舒服很安寧的樣子,她的聲音也軟綿綿的,帶著慵懶的誘惑。
  “你跟釋老總提梁思瑤的事情就可以了,凡一鳴和凡凡的事就不要說了,我自己想辦法解決吧。”夏雷說。
  “好吧,我聽你的。這事你也想開點吧,就算ZN局給了凡一鳴和凡凡指示,讓他們研究你,那也是為了X秘金項目,也是為了這個國家的利益,不是針對你個人來的。”龍冰說。
  她的愛國情操真的是凌駕在一切之上。
  夏雷吻了一下她的額頭,輕聲說道:“阿冰,如果有一天,我和國家的利益有沖突,你會站在哪一邊?”
  這其實不是如果,而是最終都會發生的事情。古合金和AE的密碼代表著國家利益,而且是非同一般的利益,可這份利益勢必會改變夏雷的人生,甚至是毀滅他。那個時候,當沖突達到臨界點的時候,需要她做出決定的時候,她會選擇什么?是選擇捍衛國家的利益,還是選擇他?
  龍冰抬頭看著夏雷,眼神之中帶著點猜疑和困惑,“為什么這么問我?”
  夏雷笑了一下,“我就是隨便問問,做了一個假設,真有那個時候,告訴我,你站哪一邊?”
  龍冰很認真地想了一下,然后卻搖了搖頭,“我不知道,我也不會允許這種事情發生。”
  她給出這樣的答案夏雷其實一點都不感到意外,她畢竟是他見過的最愛國的人。她將她的青春,她的一切都獻給了這個國家。她所信仰的和所捍衛的就是這個國家的利益,如果讓她放棄這些,甚至是背叛這些,那對她來說其實是很不公平的。
  “我也不會讓這種發生。”夏雷的臉上帶著笑,可他的心中卻是一片苦澀的意味。
  “別說這些讓人不愉快的事情了,對了,申屠天音有聯系過你嗎?”
  “沒有,為什么提起她?”
  “是因為來的是時候一個喜歡炒股的同事說萬象集團的股票上漲了,可他卻在申屠天音出事的那天將所有的萬象集團的股票都拋了。”
  夏雷有些感嘆地道:“天音很擅長這些操作,股價本身就是被她自己做空的,我估計她現在控股的比例快接近百分之七十了吧。等待萬象集團的市值恢復,她的身家又會水漲船高了。她贏了。”
  “可她卻輸了你。”
  夏雷苦笑了一下,“我?我對她來說或許并不是那么重要吧,萬象集團對她來說才是最重要的。”
  “如果她聯系你,你打算怎么做?”
  “不知道,看是事吧。”
  “那你今晚還去我家嗎?”
  “去,我現在就去你家。”
  “現在就去?”
  夏雷忽然翻身將她壓在了下面,龍冰一聲嚶嚀,她這才反應過來夏雷所說的家是什么家……
  送走龍冰,夏雷沒去別墅找凡凡,他獨自去了辦公室。
  申屠天音在他去德國的那段時間里啟動了雷馬軍工廠的擴建計劃,這些計劃也一直處在進行狀態之中,有些事情他必須要親自處理。另外,他答應過釋伯仁,要將萊茵金屬公司的技術變成實實在在的產品,這就更需要他親自操作了。
  沒處理幾件公事,秦香出現在了夏雷的辦公室里。
  “我看見你帶回來一個妞。”秦香一來便直奔主題,“你把她安排在了別墅里,那地方就連我都不能進去,阿妮娜回德國了,你該不是找了一個替代的人吧?如果是的話,你真的是太壞了。”
  夏雷有些無語地看著他,“說什么呢你,她是科學院的人,科學院院長凡一鳴的孫女,名叫凡凡。”
  “哎喲,現在都改泡高端妞了啊?”秦香翹了一根蘭花指,”你跟她做的時候,她叫出來的會不會是什么公式或者定理呢?”
  “去你的,你要是閑得沒事干的話,我倒是想請你幫我一個忙。”夏雷說。
  “這段時間我確實閑得慌,說吧,你想讓我幫你偷什么東西?”
  “偷心。”
  “什么?”秦香用奇怪的眼神看著夏雷,“你沒病吧?我這樣,你是讓我去偷女人的心,還是男人的心?我看你干脆把我的心偷走得了。”
  夏雷白了秦香一眼,“我沒跟你開玩笑,凡凡這段時間會住在這里,你幫我留意一下她,看她跟什么人聯系,做些什么等等。另外,你幫我留意一下她喜歡什么,討厭什么,這些對我很重要。”
  “你還真要去泡她啊?我說你現在泡妞還用這么費事嗎?直接帶去開房得了。”
  “她可不是一般的女人,金錢和虛榮對她那樣的女人沒有誘惑力。要征服她的心,那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好吧,我幫你。”
  “這件事不能告訴任何人。”
  “行,你放心吧。”秦香的手落在了夏雷的肩膀上,“幫你可以,不過我有一個條件。”
  “你和她做的時候,給我偷拍個視頻怎么樣?”
  夏雷,“……”
  “怎么樣嘛?人家就是想看看你們是怎么做的嘛。”
  “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