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品透視》 最新章節: 2499章黑暗陣線(02-23)      2498章機器(02-23)      2497章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02-23)     

超品透視636 生物電波的猜想

凡凡的一個假設讓x秘金項目迎來了一絲曙光。夏雷并不反對凡凡我研究他的大腦和生物電波,因為他比誰都想破解古合金和AE的秘密。
  而且,研究他的人是凡凡,他的女人,如果這個過程有什么問題的話,凡凡會給他修改數據,更改結果,不會給他帶來麻煩。
  不過,這終究是一種假設,就算是研究它也不可能一天兩天就出結果。
  第二天夏雷放下的所有的工作,驅車去了京城。他先去了一家文玩店,花了五萬塊給唐云海請了一串正宗的海黃佛珠,然后才去了喜來登酒店。
  習武之人喜歡佛珠這類的文玩,五萬塊買一串海黃佛珠,他這份禮也過得去。
  路上他接到了唐語嫣的電話,聊了幾句。到了喜來登酒店的時候唐語嫣已經在前堂大廳里等著他了。
  藏青色的旗袍勾勒出近乎完美的S形曲線,前凸后翹。黑色的繡花高跟布鞋和黑色的絲襪讓一雙美腿倍顯精致性感。唐語嫣的性感.帶著古典的氣息,名門的氣息,與眾不同。可夏雷走到,在她的古典、高貴、性感的下面藏著一顆狐貍的心。
  唐語嫣迎了上來,撲面一股迷人的芬芳,玉靨上也帶著甜美的笑容,“你來給我也有祝壽還買什么禮物?空手來就行了嘛。”
  夏雷笑了笑,“唐老爺子七十大壽,我要是空著手來祝壽那就太不懂事了。”
  唐語嫣拿過裝著海黃佛珠的錦盒,打開看了看,笑得更甜美了,“哇,真漂亮。你花五萬塊給我爺爺買佛珠,他肯定又得胡思亂想了。”
  “胡思亂想?”夏雷不解,“什么?”
  唐語嫣挽住了夏雷的胳膊,“他肯定會想,你是不是想來拐走他的寶貝孫女了。”
  夏雷,“……”
  這貨還用拐嗎?她不來拐他就好了。
  他和申屠天音離婚了,從利于事業和門當戶對的角度來看,他和唐語嫣在戀愛結婚其實是最好的選擇。唐語嫣當然也是這么認為的,甚至唐家的人也是這么認為的。可是,他的心已經包上了一層厚厚的保護殼,無論是哪個女人想要跟他結婚都得先敲碎那層殼,而那是非常困難的事情。
  這層殼,夏雷自己是感覺不到的。
  壽宴還沒有開始,唐語嫣帶著夏雷來到了酒店的茶樓。整個茶樓已經被包下了,在里面喝茶的都是來給唐云海祝壽的賓客。那些賓客有的政界人物,有的是商界人物,都不是簡單的人物。
  夏雷與幾個來自裝備部的熟面孔打了一個招呼,寒暄了幾句。唐天龍自然也在其中,他看到他的女兒挽著夏雷的手,舉止親昵,宛如情侶,他的臉上也難忍笑意。
  這樣的反應很正常,就夏雷現在的所具備的條件,無論是他的事業,還是他自身的條件,他幾乎能征服全天下所有女孩的父母親。
  “語嫣,帶雷子去見老爺子吧。老爺子昨天晚上就嚷著要見雷子,我都被他煩到了。”唐天龍笑著說。
  這話顯然是說給夏雷聽的,是在告訴他唐家的家主有多么喜歡他。
  夏雷只是笑了笑,跟著唐語嫣往一個雅間走去。
  這時門口傳來寒暄說話的聲音。夏雷回頭看了一眼,正好看見進入茶樓的凌浩,還有幾個來自軍方的人物。那幾個軍方的人物他也熟悉,當初在他與木劍鋒和葉坤斗爭的時候,那幾個軍方的人物還給了他一定的幫助。
  然后,夏雷又看到了木劍鋒和葉坤這兩個人。
  夏雷心中一動,“那兩個家伙來干什么?”
  其實,他更在意的是木劍鋒和葉坤與凌浩一起來給唐云海祝壽。要知道,在他與木劍鋒和葉坤斗爭的時候,凌浩是站在他這邊的,給予的幫助也不小。現在這三人卻走在了一起,這是什么情況?
  凌浩也看向了這邊,與夏雷的視線觸碰在一起的時候,他沖夏雷微笑了一下。
  夏雷也露出了笑容,老遠招呼凌浩,“凌哥,我先去見見唐老爺子,回頭再來和你聊。”
  凌浩笑了笑,“去吧去吧。”
  夏雷轉身的時候,臉上的笑容就不見了。
  唐語嫣用胳膊碰了一下夏雷的腰,小聲地道:“我聽說你的貸款出了問題,是嗎?”
  夏雷微微地愣了一下,“你怎么知道?”
  “昨天晚上我路過我爸的書房的時候他正在接電話,我聽到了一點。”唐語嫣說。
  夏雷的眉頭頓時皺了起來,不為別的,只因為從時間的角度來看這件事,唐語嫣居然比他還先知道雷馬集團的貸款出了問題。
  “你爸說了什么?”
  唐語嫣有些緊張的樣子,“你別誤會,這事和我爸沒關系。他是裝備部的人,可他的職位沒你想象中的那么高。”
  夏雷笑了笑,“我哪有誤會,我只是隨便問問。你要是不方便說,那就算了吧。”
  唐語嫣忽然伸手掐了夏雷的腰肌一把,還贈送了一個俏媚的白眼,“我要是不想告訴你,我跟你提這事干什么?我只是聽到了我爸說話的聲音,不知道是誰給他打的電話。不過根據我把爸說話的內容,我猜測有人是在故意為難你,不給你貸款。”
  “為什么?”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我爸當時還為你說情來著,可是沒結果。”唐語嫣說。
  夏雷的心情已經變得糟糕了起來。
  雅間里傳來了唐云海的聲音,“你們兩個在外面嘀嘀咕咕些什么?給我進來。”
  唐語嫣這才領著夏雷進了雅間。
  雅間里,唐云海正坐在臨窗的茶桌前品茶。唐語嫣的母親張玉梅正在給唐云海泡功夫茶,見夏雷進來,便笑著說道:“雷子,快坐快坐,嘗嘗我的茶藝。”
  “謝謝伯母。”夏雷很客氣地道。
  “你小子,這么長一段時間不來看我,我唐家的門檻有那么高嗎?”唐云海瞪著夏雷,明明是生氣的樣子,可眼里卻含著喜歡的意味。
  夏雷笑道:“唐老爺子,我早就想來看你了,可是工作實在是太忙了。哦對了,我給你請了一串海黃,不知道你喜不喜歡。”
  唐語嫣跟著將裝著海黃佛珠的錦盒遞到了唐云海的手里,一邊脆聲說道:“爺爺,我看過了,雷子給你請的佛珠很漂亮,虎皮對眼花紋,油性好,一看就是老料。”
  “你懂什么?一邊待著去。”唐云海又瞪了唐語嫣一眼,“女生外向,現在就開始幫這小子說話了?”
  “爺爺!”唐語嫣撒嬌。
  唐云海拿起了夏雷送他的佛珠,把玩了一下便戴到手腕上。就在那一刻,他突然從椅子上站了起來,一拳轟向了夏雷的胸膛。
  夏雷的反應幾乎是同步的,沒有半點延遲。就在唐云海出拳的時候,他的手也動了,只是一閃便切入了唐云海的手臂內側,用手腕的外側撞在了唐云海的手腕上。詠春拳的短橋,最簡單的招式,但只要用得好,就算是唐家的老家主也別想打到他。
  砰砰砰……
  兩人拳腳相交,悶響的聲音在茶室里回蕩。
  兩人的動作很快,但移動的范圍卻只在三兩步的范圍之內,搏斗的場面非常精彩。
  一分鐘后,唐云海主動退后,結束了與夏雷的搏斗,他哈哈笑道:“行啊,你小子比以前更厲害了。詠春拳果然是厲害啊!”
  夏雷說道:“唐老爺子,要是再打下去我會敗給你。”
  唐云海瞪了夏雷一眼,“你小子就別討好我了,拳怕少壯,我老了,我打不贏你了。要是我再年輕三十歲,你說這樣的話,我信。可我都七十啦,動一動就氣喘心慌,哪里還是你的對手,再打下去,我就得去醫院掛氧氣了。”
  張玉梅一臉愁容,“你們兩個一見面就打,以后要是常在一起,那還不房子給掀了啊?真是的。”
  “呵呵呵……”唐云海只是笑。
  唐語嫣拿眼角的余光去瞧夏雷。
  張玉梅的話里含著暗示,而且是很明顯的暗示,夏雷哪又聽不出來的道理。屋子里的三個唐家的人有著一樣的心思,這讓他尷尬得很。他也忍不住去想,這是壽宴,還是相親啊?
  不過,唐家是有著幾百年的名門望族,它有著它的歷史底蘊和顏面,這樣的暗示已經是極限了。唐家就算再喜歡夏雷,也不會硬要把唐語嫣塞到夏雷的床上去。
  這時唐天龍走了進來,說道:“雷子,有人想見你,你跟我來吧。”
  “誰要見我?”夏雷隨口問了一句。
  唐天龍的神色有些奇怪,“我領導,余山河。”
  這個名字夏雷第一次聽到,不過就這個人的身份他卻是很容易就能猜到的。唐天龍稱這個人為領導,這本身就是一個再明顯不過的身份介紹了。他甚至猜到,昨晚唐語嫣所聽到的那個電話,也許就是這個余山河給唐天龍打來的。
  唐云海不知道為什么輕輕地嘆了一口氣。
  夏雷的心里暗暗地道:“唐老爺子嘆氣,難道他也早就知道了?我居然是最后一個知道,真是搞笑。”
  “要我陪你一起去嗎?”唐語嫣說。
  夏雷這才收起思緒,他笑了笑,“不用,唐叔叔,我跟你去。”
  唐云海帶著夏雷離開雅間之后,唐語嫣才說道:“爺爺,要不你去幫雷子說說情吧,你要是出面,那些人多少也得給一些面子。”
  “你就這么想嫁個那小子啊?”唐云海說。
  “爺爺!”唐語嫣羞惱地道:“我是在跟你說正事!”
  “我知道你說的是正事。”唐云海卻嘆了一口氣,“我已經退休了,誰會給一個退休的老頭子面子?再說了,夏雷手里的東西實在是太誘人了,誰都想吃一塊啊。他一個人,白手起家做到今天這種程度真的是很不容易。可他畢竟只是一個人啊,他要是聰明的話,就進我唐家的門。那樣的話,就不是他一個人在和那些斗了。”
  唐語嫣白了唐云海一眼,“說了等于白說,他和申屠天音才離婚,他需要一點時間。”
  唐云海說道:“我知道你想說什么,但我要告訴你,唐家就是唐家,幾百年的規矩不能破。唐家也有唐家的臉面,幾百年了,唐家的女人什么時候倒貼過?”
  唐語嫣的腦袋頓時耷拉了下去。
  本書來自品&書#網http:bookhtml2727709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