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品透視》 最新章節: 2499章黑暗陣線(02-23)      2498章機器(02-23)      2497章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02-23)     

超品透視637 唐家的暗示

唐天龍帶著夏雷來到了茶樓最里面的一個雅間。夏雷看到了凌浩,葉坤和木劍鋒,還有幾個軍方人活物,還有一個陌生人。這個人五十出頭的年齡,皮膚白凈,保養得很好。眉宇間有一股高高在上的氣質,給人的感覺就不是普通人。
  這大概就是所謂的領導氣質吧。
  雖然還沒有人介紹,可是夏雷已經猜到這個人的身份,他應該就是余山河。
  “夏雷,你來,我給你介紹一下。”凌浩站了起來。
  夏雷笑了笑,“幾位領導我都熟悉,除了這位。”他看著余山河,很客地道:“不知道這位領導是?”
  不等凌浩介紹,余山河便站了起來,面帶笑容,“鄙人姓余,名山河。”他向夏雷伸出了一只手,“夏先生,很高興認識你。”
  夏雷伸出了雙手握住了余山河的手,“余先生好,我也很高興認識你。”
  按理,夏雷是該稱呼“余首長”什么的,可明知道對方是來者不善,他也沒必要跟余山河客氣套近乎了。
  “夏先生,我贈你四個字。”
  夏雷笑了笑,“什么?”
  “人中之龍!”余山河說道。
  “余先生真會說笑。”夏雷笑著說道:“我也贈余先生四個字吧。”
  余山河的眉頭微微一挑,“呃,是什么?”
  夏雷說道:“深藏不露。”
  這句話一說出來,屋子里的所有視線都移到了夏雷的身上。他們顯然都知道余山河的身份,夏雷這樣對余山河說話,這差不多是在掃余的面子了。因為就身份而言,余山河贈夏雷四個字,那是看得起夏雷。夏雷反過來贈余山河四個字,以他的身份而言,他寫的是沒有這個資格的,是妄自尊大的行為。更重要的是,夏雷贈余山河的四個字是“深藏不露”。
  這樣四個字,是褒是貶,從不同的角度去看,得到的結果也就不一樣了。
  “夏先生,你這話是什么意思?”余山河有些不悅了。
  夏雷笑了笑,“余先生,我可沒什么別的意思。深藏不露,這是說余先生是一個很厲害的人物。”
  夏雷不是傻瓜,相反的他是一個智商998的人。雷馬軍工廠貸不了款,這個余山河就出現了。不僅是這個于余山河,木劍鋒和葉坤也都來了。這能是一個巧合嗎?他早就看出來了,這個余山河是充著他的雷馬軍工廠來了。這樣的事情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了,木劍鋒和葉坤也曾經這樣干過。那個時候他的手中才只有XL2500狙擊這一塊蛋糕,而現在他的手中可不止這一塊蛋糕了,疾風突擊、雷龍智能機**二代,甚至還有來自萊茵金屬公司的戰車、火炮、防御系統等等技術。現在雷馬軍工廠正在進行全面升級,等于是將德國的萊茵金屬公司的升級版完完整整地搬了過來。那么,現在他手中的蛋糕已經能讓任何人心動了。
  另外,如果雷馬軍工廠完成這次升級,它的產能大的規模其它將來所能的產,他的存在已經威脅到漢武兵器公司,以及神州工業集團了。這兩家軍工大戶,以及站在它們后面的利益相關者能坐視這樣的事情發生嗎?能不采取行動嗎?
  現在,這些人來了。
  可是,夏雷想不明白凌浩怎么會攙和。到這件事里面來,因為他代表的是ZN局。
  氣氛變得尷尬和怪異了起來。
  “呵呵。”凌浩笑了笑,“坐吧,坐吧,大家都坐吧。難道你們要站著聊到唐老爺子的壽宴開席嗎?”
  余山河似乎很給凌浩面子,不再計較夏雷贈他的那四個字了。
  夏雷也入了座。
  凌浩給夏雷端來一杯茶。那杯茶是一早就泡好了的,是特意給夏雷準備的。
  “謝謝,凌哥。”夏雷很客氣的樣子。
  凌浩拍了拍夏雷的肩膀,“跟我客氣什么?”
  夏雷只是笑了笑,沒說什么。自從知道凌浩是Z先生之后,他對他就有了一絲芥蒂,也多了一份戒備。
  夏雷入座,茶沒喝兩口,余山河便看了木劍鋒一眼。木劍鋒跟著又看了葉坤一眼。
  “嗯哼。”葉坤清理了一下喉嚨,隨后看著夏雷,“夏先生,雷馬軍工廠最近動作很大啊,你以經在輕武器領域獨占鰲頭,現在又將手伸進了重武器和重型裝備的領域。你的胃口還真是大啊。”
  夏雷笑了笑,淡淡地道:“你想說什么就直說吧,不必繞彎子。”
  “夏先生,那你就直說了。”葉坤說話的時候用眼角的余光看著余山河,“我們漢武兵器公司一直在為雷馬軍工廠生產疾風突擊的零部件,可這段時間我們沒有收到雷馬軍工廠應該支付給我們的貨款。你看,這件事什么解決?”
  木劍鋒也插嘴說道:“夏先生,還有我們神州工業集團的應收貨款。”
  夏雷淡淡地道:“原來的們是來找要錢的,你們覺得雷馬軍工廠已經到了連商的貨款都支付不了的程度了嗎?”
  雷馬軍工廠的XL2500狙擊和疾風突擊暢銷世界,很多國家想買都買不到,它又怎么會混到連商的貨款都支付不了的程度?
  這只是木劍鋒和葉坤說事之前的借口。
  夏雷也看出來了,這個余山河是主持者,或者可以說是幕后主使,可他不會親自開口跟他談判,來跟他談判的人是代表漢武兵器公司的葉坤和代表神州工業集團的木劍鋒。這個利益集團的喉舌,代言人。有時候或許也是背鍋俠。
  “夏先生,你這話就欠妥了。”木劍鋒接過了葉坤的話頭,“大家都是為國防建設,神州工業集團、漢武兵器公司還有雷馬軍工廠可以說是兄弟單位,現在雷馬軍工廠的資金出了一點問題,我們又怎么會在這個實話找你們要錢呢?”
  “葉先生剛才不是問我怎么解決嗎?”夏雷說。
  葉坤說道:“夏先生,我可沒有向你要錢,我只是提出來。我們三家公司是兄弟單位,現在雷馬軍工廠有困難,你不好意思提出來,我替你提出來,然后大家一起想想辦法,幫你解決問題而已。”
  這話說的漂亮。
  夏雷呵呵地笑了,“對,你說對了。我雷馬軍工廠目前正處在升級的關鍵時期,可銀行居然不給貸款。你說的麻煩就是這個麻煩吧?”
  葉坤和余山河不約而同地看了余山河一眼。
  “咳咳。”余山河咳嗽了一聲,“夏先生,既然你們三家公司是兄弟單位,而且把話說到了這個份上,我就代表我的個人立場說兩句吧。”
  “余先生,請講。”夏雷倒也客氣。
  余山河說道:“目前我們國家的軍工企業被西方的軍工企業壓得抬不起頭,我們雖然也有一定數量的出口,但大多是一些西方看不起的輕武器。這個局面得改變,夏先生,你說呢?”
  “怎么改變?”夏雷看著余山河問。
  “我代表我個人的立場。”余山河又重申了這一點,“我建議你們三家公司整合在一起,然后由你來擔任集團董事長的職位。夏先生,你覺得我這個提議好嗎?”
  “三家公司整一家公司?”不得不說,余山河的這個提議讓夏雷也感到很意外。
  “對,三家公司整一家,不僅能提升你們三家公司在國際上的競爭力,還能節約成本,增加效益。”余山河說到這里又看了凌浩一眼,笑著說道:“凌先生,你覺得我這個提議好不好?”
  凌浩點了一下頭,“如果三家公司整合在一起,我認為夏雷是最適合出任董事長一職的人選。他的能力有目共睹。而且,就算是三家公司整合在一起,也必須要以雷馬軍工廠為主。”
  這就是凌浩的態度,他同意三家公司整一家公司。他的話里處處透露著維護夏雷利益的意思,他似乎也不避諱地告訴這個屋子里的人,可是站在夏雷這一邊的。
  “我就知道凌先生議會同意我的這個提議,這可是一件振興我們的軍工業的大好事。”余山河看著夏雷,面帶笑容,“夏先生,你意思呢?”
  夏雷沒吭聲,好像在思考問題的樣子。
  夏雷還沒有說話,葉坤就說話了,“這怎么行?論資質資歷,木老才是最適合出任董事長一職的人選。不可否認夏先生的能力很強,可讓他出任董事長一職,我覺得欠妥。”
  “阿坤啊。”木劍鋒出聲說道:“不要再說了,現在是新時代了,資質資歷不算什么,能力才是最重要的。三家公司整合在一起之后,我們的目標是成為世界上數一數二的軍工巨頭,我們要讓全世界對我們華國的軍工業刮目相看。”
  “說得好,木老就是木老。”葉坤說道:“就我個人的意愿而言,我是希望木老你來出任董事長一職的。不過木老你這么一說,我也覺得董事長一職應該能者居之,夏先生是我國最頂尖的機械師和電氣工程師,而他更是白手起家創造了雷馬集團,他在企業管理方面的才華更是讓人刮目相看。所以,他來出任董事長一職,我葉坤也舉雙手贊成!”
  “雖然由夏雷來出任董事長一職,但我木劍鋒在這里還是要表一個態,我會盡全力幫助夏雷解決雷馬軍工廠當前所遇到的資金問題。”
  “木老真是高風亮節啊。”余山河一聲贊嘆。
  一屋子的人都露出了笑容。
  當然,夏雷是唯一一個沒有笑的人。
  PS:抱歉,人在云南。原計劃9點前更新的,可是今天在大理遇到黑旅行社了……算了,說多了都是淚,剛剛才找到旅館住下,趕緊將白天用手機碼好的一章更新上來。明天也會堅持更新,但只有一章。初六回家就好了,我會補上的。多多見諒!
  本來自hp:..bkhl2727709nex.h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