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品透視》 最新章節: 2499章黑暗陣線(02-23)      2498章機器(02-23)      2497章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02-23)     

超品透視732 忍字的奧義

一切都安靜了下來。
  夏雷疲憊地躺在床上,他的嘴角帶著笑容,很愜意,很舒服,很享受的樣子。他似乎在回味什么美好的事情,又好像是在欣賞天花板上的水晶吊燈。
  服部芽衣用眼角的余光看了夏雷一眼,然后掙扎著從床上爬了起來。她實在是累壞了,缺乏力氣。
  夏雷扭頭看著服部芽衣,“你要去干什么?”
  服部芽衣瞪了他一眼,不悅地道:“怎么?我去洗手間也不行嗎?也需要向你打報告嗎?”
  夏雷笑了笑,“你這說的是什么話?去吧去吧,趕快回來,我給準備了一件禮物,你回來的時候我就拿給你。”
  “你給我準備了什么禮物?”服部芽衣下了床,沒有衣服,可她也不在乎夏雷那貪婪的目光。
  “香水,法國最好的香水。給錢也買不到的那一種。”
  “什么香水給錢也買不到?你說的未免也太夸張了吧。我對巴黎的香水很有研究,無論多貴的香水我都用過。你告訴我,你說的香水是什么牌子的香水?”服部芽衣一邊說話,一百年踩著拖鞋往衛生間的門口走去。
  “算了,我本來打算給你一個驚喜的,可你一點都不相信我。我現在就拿出來給你見識見識。“夏雷將他的西服外套從從頭柜上拿了過來,然后從內兜里掏出了兩瓶香水。
  服部芽衣卻連頭都沒有回一下。
  “親愛的,難道你不想看看嗎?”夏雷碰了一下玻璃瓶,“瑪麗的欲望,這個世界上最好最神秘的香水。”
  服部芽衣總算是回頭看了夏雷一眼,“就算是最好的香水,你也得等我解決的問題再看吧。”
  “好吧,我先打開它,等一下你一出來就能聞到它的香味。”夏雷拔掉了軟木塞,房間里頓時多了一股濃郁的香味。
  “無聊。”服部芽衣進了衛生間。她對夏雷的香水一點都不感興趣。
  進了衛生間,服部芽衣并沒有上馬桶,而是走到洗手池前擰開了水龍頭。
  很奇怪,水龍頭流出來的水聲和女人噓噓的聲音很相似。
  門外傳來了夏雷的聲音,“親愛的,是你喝水太多了嗎?”
  浴室里服部芽衣看著鏡子中的自己,她的眼神冷的可怕。然后她動了一下鼻子,那股奇怪的香水味道竟然已經漂到了衛生間里來了。
  “芽衣,你還要等多久啊?”夏雷的聲音,“要不我也進來,我們一起吧。”
  “你去死吧!”服部芽衣突然抓住流水的水龍頭,猛地往上一提。
  洗手池下面的墻壁里傳出了“咔”一聲輕響。
  咣當!外面突然傳來了一個巨大的響聲,那個響聲就像是一捆鋼材砸落在了地面上。
  服部芽衣跟著拉開衛生間的門沖了出去。
  發出巨大響聲的是一只大鐵籠子,它從天花板上墜落下來,剛好將那張床罩住。大鐵籠子的鋼筋有小孩的胳膊那么粗,別說是困住一個人了,就算是一只犀牛也別想從里面逃出來。
  可是……
  床上沒人。
  服部芽衣從衛生間里沖出來的時候臉上還帶著興奮的笑容,可這笑容一秒鐘之后就不見了。
  “芽衣,你這是要玩道具嗎?可你也沒必要弄這么大一只鐵籠子啊,你把我嚇著了。”夏雷的聲音從側后面傳來,很小聲。
  服部芽衣猛地回頭,然后她就看見了夏雷。
  她離開那張床的時候夏雷的身上連一根線頭都沒有,可是現在夏雷的身上卻已經多了一條紅色的三角褲,打扮得就像是一個游泳運動員。他的臉上帶著笑容,很陽光很迷人的笑容。他的手里拿著兩只香水瓶,但瓶子里卻是空的。他已經把香水灑在了這個房間里各個角落里。
  服部芽衣張大了嘴巴,“你……”
  夏雷忽然伸手捂住了她的嘴,然后大聲吼道:“混蛋!你想干什么?別傷害她!放開她!不然我殺了你!”
  服部芽衣忽然意識到了什么,她拼命地掙扎著,想要擺脫夏雷的那只捂住她的嘴巴的手。可是她那點力氣在夏雷的面前根本就可以忽略不計。而更糟糕的是,在沒有缺氧的情況下她的大腦變得越來越昏沉。
  兩秒鐘后,夏雷松開了手。
  服部芽衣軟綿綿地倒在了柔軟的地毯上。地毯上黑的,她是白的。強烈的色差造就了強烈的美感。
  夏雷快步沖向了鐵籠子邊,然后倒在了靠近鐵籠子邊的地面上。
  他剛剛倒下,房門就被人一腳踹開。
  服部正雄沖了進來。他一手拿著一支日本產的m57a手槍,一手握著那把鋒利至極的武士.刀。
  緊接著服部正雄之后,一大群荷槍實彈的警衛也沖了進來。
  房間里的景象讓所有人都呆住了。
  三分鐘前,書房。
  “怎么?我去洗手間也不行嗎?也需要向你打報告嗎?”女兒的聲音從耳塞里傳來,服部正雄長長地松了一口氣,然后他伸手到了茶幾下,輕輕拍了一下隱藏在茶幾下的一個紅色的按鈕。
  女兒去洗手間,這是事先就約定好的動手的暗號。
  服部正雄按的則是召集警衛的信號器。
  不到十秒鐘的瞬間,十個警衛就聚集到了服部正雄的面前。
  “記住,沒有我的命令不許開槍,我要活的!行動!”服部正雄大步往女兒的房間走去。
  一個被鐵籠子困住了的人卻還如此謹慎處理,只是因為古可文將那個華國小子說得太厲害了。殺的人上了三位數,而且殺的還是cia的特工、海軍陸戰隊的特種兵還有殺手,面對這樣一個對手,服部正雄可不敢有絲毫大意。
  其實,他最初的計劃很簡單,那就是女兒將夏雷帶到這里來完成交易之后,立刻讓警衛包圍夏雷并逮捕起來。可反復斟酌和推演之后他最終還是放棄了這個計劃。以夏雷的身手,他要是拼死一搏的話,女兒會有生命危險。而就算是警衛及時開槍,要是打死了夏雷,他就沒法再知道x計劃的內容了。另外一個讓他放棄這個計劃的原因就是cia,cia一再強調要抓活的。以日美同盟的關系,他不得不考慮cia在這次行動中的利益。
  于是,第二個女兒陪.睡,鐵籠抓人的計劃就橫空出世了……
  咣當!巨大的響聲傳來,整個地板都顫動了一下。
  聽到這個響聲,服部正雄的臉上頓時露出了笑容。計劃成功了!
  十個警衛分成兩隊,一隊站在了女兒門口的左邊,一隊站在了女兒門口的右邊。
  服部正雄伸手抓向門把。
  “混蛋!你想干什么?別傷害她!放開她!不然我殺了你!”夏雷的聲音忽然從屋里傳出來,充滿了驚恐的意味。
  服部正雄愣了一下,然后猛一腳踹在了房門上,然后沖了進去。
  房間里沒有第三者。
  女兒光溜溜地趴在地毯上,那一身的細皮嫩肉讓身邊的警衛眼神發直。
  夏雷也躺在地上,昏迷不醒。他應該是被困在鐵籠子里的,可他卻躺在鐵籠子邊的地上。給人的感覺就像是在鐵籠子墜落下來的那一瞬間被他躲開了,然后又昏倒在了地上。
  鐵籠子為什么沒有困住夏雷,女兒和夏雷又為什么會昏倒在地上?夏雷剛才的怒吼針對的又是誰?這幾個問題同時浮現在服部正雄的大腦里,可他一個都想不明白。不過,他的軍人素養卻不是擺設,他很快就鎮定了下來,他怒吼道:“你們看什么?去兩個人看看窗戶外邊,去兩人把那小子給我帶到地下室去!快!”
  警衛們立刻執行了服部正雄的命令。
  服部正雄脫走到服部芽衣的身邊,然后脫掉了外套給她披在了身上。
  咕咚!一個警衛莫名其妙地倒在了地上。
  服部正雄正要呵斥,但張開嘴巴之后他才發現他控制不了他的舌頭了。然后,他眼前一黑也倒在了地上。
  咕咚、咕咚……
  服部正雄的警衛下餃子似的倒在了地上。
  最后一個警衛倒在地上的時候,夏雷卻忽然睜開了眼睛,然后從地上爬了起來。他走到了服部正雄的身邊,他伸手拍了拍服部正雄的臉蛋,然后笑出了聲來,“小熊啊,你不是想知道x計劃是什么嗎?這就是x計劃。我不僅要你的人工智能技術,我還要用你當誘餌,釣古可文那條大魚。”
  可惜服部正雄已經聽不到夏雷的聲音了。
  夏雷將手伸進了服部正雄的西服內兜里,掏出了那只優盤,“你從一開始就沒打算給我你的人工智能的技術,抱歉,我和你的想法是一樣的。”
  一樣的想法,可結果卻是不一樣的。他已經得到了腹部家族的人工智能技術,而服部正雄卻只是看了一眼,毛都沒有撈到一根。
  房間里的“馬莉的欲望”還很強烈,但夏雷是唯一一個不受它影響的人。因為他不僅偷了雅克琳伊娃的加了藥的“馬莉的欲望”,還偷了她的解毒劑。此時此刻,雅克琳伊娃恐怕正滿巴黎尋找他,可他已經顧不上她的感受了。
  幾分鐘后,夏雷穿上了他的衣服,然后抱著服部正雄離開了服部芽衣的房間,然后返回了那間書房之中。
  這個時候距離服部正雄與古可文約定的六個小時還有一個半小時的時間。
  一個半小時的時間,足夠他做好一切準備了。
  他也知道古可文不會太遠,她一定就在這附近。沒準她正看著她的表,焦急地等待著最后一分鐘的過去。
  一個半小時之后是他和古可文之間的恩怨的終結嗎?
  他并不清楚,但他很清楚他想干什么。
  他想……
  殺——了——她!
  ps:感謝霜花兄弟的打賞!感謝1046542209兄弟的打賞!感謝shuu修兄弟的打賞!感謝所有投月票和訂閱的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