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品透視》 最新章節: 2499章黑暗陣線(02-23)      2498章機器(02-23)      2497章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02-23)     

超品透視81 沖突

位于三環路旁邊的地皮不大,僅有二十畝的面積。政府的標價是一平米六千,那拿下這塊地,最起碼都要八千萬。這還是在沒有競標的情況下,如果政府公開招標,開發商參與競拍,那么這塊地的成交價格有可能會翻一倍,甚至超過兩億也說不一定。畢竟,它的口岸真的很好,沒有開發商不會心動。
  看過地皮,梁思瑤的表情很奇怪,“這么好的一塊地皮用來蓋廠,那真的是太浪費了。如果是我,我就用來蓋樓。這里的位置很好,周邊學校醫院一樣不缺,隨隨便便都能賣個一萬一平方。蓋成電梯公寓,哇,一下子就發了。”
  夏雷笑著說道:“黃一虎想拿下這塊地就是想蓋樓,你和他的想法是一樣的,不過他要拿來蓋樓,我偏要拿來蓋廠。”
  “你這不是要氣死他嗎?”梁思瑤說。
  夏雷說道:“如果能氣死他的話那就好了,可是他那種人是不會輕易死的。好人命不長,壞人活千年。”他又想起了馬小安。
  梁思瑤勸慰道:“你也別難過了,我擔心這塊地這么值錢,看上他的開發商肯定不少,你的那兩個朋友真的能為你拿下這塊地嗎?而且,你還沒錢。”
  夏雷卻笑了笑,“我一點都不擔心,走吧,梁小姐,我們去前面找個地方喝一杯,慶祝慶祝我的公司成立。”
  “好啊,不過你以后就別叫我梁小姐了。”梁思瑤笑著說道:“你叫思瑤吧。”
  夏雷說道:“好啊,那你也別叫我夏先生了,你叫我雷子吧。”
  “雷子。”梁思瑤與夏雷相視一笑。
  兩人離開空地往停在路邊的長城h6走去,恰在這時,三輛轎車在路邊停了下來。為首的一輛是邁巴赫黑色商務轎車,后面跟著的兩輛轎車分別是奔馳s600、寶馬730i。這三輛車都不是普通人開得起的豪車。
  邁巴赫的車門打開,一個穿著黑色西裝的年輕人跟著從副駕駛座上下來,打開了后面的車門。一個中年男子從車上走了下來,他穿得很隨便,但卻給人一種很有檔次的感覺。
  夏雷的視線落在中年男子的身上,突然就不動了。
  從邁巴赫車里下來的人是黃一虎,昨晚看過黃一虎的照片,夏雷一眼便認了出來。
  兩外兩輛車里也有人下來,每一輛車都有其主角,以及隨從。老板、保鏢和司機,這是很容易辨別出來的。
  這時一個女人又從邁巴赫車里走了下來,居然是早前離開工商局的李玉蘭。
  黃一虎和李玉蘭還沒有發現夏雷和梁思瑤,夫妻兩帶著另外三個老板從一條小路往13號地皮里走,一邊走一邊交談。
  “王總,拿下這塊地皮之后,我會將工程交給你們凌云建筑公司來建。”黃一虎對一個老板說道。
  那個老板說道:“感謝感謝,我們凌云建筑公司已經不是第一次跟黃老板你合作了,沒問題。”
  李玉蘭則對另一個老板說道:“周總,所有的建材,砂石、鋼筋,我們都會承包給你們建材公司。”
  被稱作周總的老板笑著說道:“這沒問題,我們也不是第一次合作了,老規矩,老規矩。”
  這時黃一虎停下了腳步,呵呵笑道:“既然周總都說了老規矩,那我們就按老規矩辦,我們一起賺大錢。”
  被稱作周總的老板說道:“黃老板,我們這邊肯定沒問題,只是這塊地眼饞的人多,不是我說話不中聽,萬一你要是拿不下這塊地呢?”
  黃一虎說道:“拿不下?在海珠這地方還沒有我黃一虎拿不下的地,我不但要拿下,還要用最低的標價拿下。”
  “別的開發商不競標嗎?”被稱作王總的老板很驚訝的樣子。
  黃一虎冷笑了一聲,“競標?我會一一登門拜訪,我倒要看看,誰敢和我黃一虎爭地!”
  被稱作周總和黃總的老板對視了一眼,都笑了起來。
  確實,在海珠這地方,誰敢跟黃一虎爭地皮呢?
  梁思瑤看見了李玉蘭,她說道:“雷子,我們要避開這些人嗎?”
  夏雷說道:“為什么要避開?這里又不是他們的地方。”
  “好吧。”梁思瑤也是不怕事的女人,她看著李玉蘭身邊的黃一虎說道:“雷子,那個女人身邊的人就是你說的黃一虎嗎?
  夏雷點了一下頭,”是黃一虎。”他冷哼了一聲,”你沒聽見他們的談話嗎?黃一虎已經把這塊地當成是他的地了。”
  帶著建筑公司和建材公司的人來看地談生意,黃一虎顯然已經將這塊地皮當成是他的了。
  梁思瑤說道:”三角眼,橫眉,那個黃一虎看面相就不是什么好人。”
  這時黃一虎的保鏢看見了夏雷和梁思瑤,他跟著就走了上來,厲聲說道:”你們是干什么的?這里是施工重地,誰讓你們進來的?”
  黃一虎和李玉蘭等人的視線也都移到了夏雷和梁思瑤的身上。那一剎那間,夫妻倆的神色頓時變了,很難看,帶著明顯的恨意。
  黃一虎雖然是第一次見夏雷,但夏雷長什么樣,住哪里,做過些什么事情,他都是一清二楚的。就連兩個小時前發生在工商局里的事情他也是一清二楚的,那件事也等于是夏雷當面抽了他一耳。此刻看見夏雷,他心中的恨意和戾氣便從他的臉上顯現了出來,那眼神簡直恨不得喝夏雷的血,吃夏雷的肉。
  “跟你們說話,你們都是聾子嗎?”黃一虎的保鏢脾氣很暴躁。
  夏雷說道:“我不說話是我不想跟你說話,你又不是瞎子,你難道看不出來嗎?”
  “你他媽.的!”黃一虎的保鏢一下子就火了,大步就向走來。
  夏雷連動都沒有動一下,只是靜靜地看著黃一虎的保鏢。
  黃一虎的嘴角浮出了一絲冷笑,他很清楚他的保鏢的實力,那可不是陳傳虎之流所召集的街頭小混混所能比擬的。他覺得,他的保鏢能在幾秒鐘之內擺平夏雷,還有夏雷身旁的女人。那之后,他會用腳踩住夏雷的臉,然后拉開拉鏈往夏雷的頭上撒一泡尿!
  “你個傻逼!”黃一虎的保鏢一上來便揮拳抽向了夏雷的腦袋。
  夏雷的右手手肘外側內切,擋在了保鏢的右手手肘內側,一下擋開保鏢的拳頭,隨后他的右手往前一探,一招短橋刺拳便擊在了保鏢的心臟位置。
  砰!一聲悶響,保鏢悶哼了一聲,臉色唰一下就蒼白了。他的身體往后倒去,卻不等他倒地,夏雷的身體突然貼了上來,雙拳連擊,眨眼間便在他的小腹上打了不下十拳!
  “噗——”保鏢的嘴里噴出了一口鮮血,仰頭倒在了地上,他掙扎著想爬起來,可剛剛撐起十公分不到的高度又軟綿綿地躺了下去。
  從黃一虎的保鏢出手,再到他倒地,整個過程僅有五秒鐘的時間。這樣短暫的一個時間,正常人也就眨巴幾下眼睛的時間而已。可就是這樣短暫的時間,一個職業保鏢便被撂倒了!
  所有人的視線都聚集在夏雷的身上,驚愕有之,恐懼有之!
  唯一正常的是梁思瑤,因為她很清楚夏雷的實力,就連鐵人一般的魯勝都打不贏夏雷,更何況是這個保鏢!
  “呸!”夏雷往黃一虎的保鏢的臉上吐了一口口水,裝出一副流氓的樣子,罵罵咧咧地道:“媽的,老子今天正找不到地方發火,你就惹老子。你以為你有個傻逼老大,老子就怕你嗎?老子告訴你,就算你老大在這里,他敢亂開一句腔,老子照樣打扁他!”
  這話顯然是沖著黃一虎來的,再明顯不過了。
  隨行而來的兩個老板都用異樣的眼神看著黃一虎,嘴上沒說什么,但他們的眼神卻似乎是在對黃一虎說話——你不是黑道老大嗎?被人這么辱罵,你都能忍嗎?
  黃一虎的臉已經被氣成了豬肝的顏色,他很后悔這次只帶了一個保鏢來。夏雷此刻侮辱他,刺激他,他卻又打不贏夏雷!
  兩個隨行而來的老板雖然也有帶保鏢,可是夏雷剛才所展露的身手已經震懾住了他們,別說沒有他們各自老板的吩咐,就算他們的老板吩咐了,他們也不敢上去挑戰夏雷。
  氣氛變得沉悶和緊張了起來。
  黃一虎伸手往腰間摸去。
  夏雷的視線落在了黃一虎的腰間,他的左眼微微一跳,然后便看到了一支黑色的手槍。他的心里頓時緊張了起來,他的腦袋也在飛快地思索著對策。他的視線又移到了李玉蘭的身上,準備在黃一虎拔槍的一剎那沖上去將李玉蘭推向黃一虎,然后趁機打掉黃一虎的手槍。
  這樣做很冒險,可是已經是最好的方式。
  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李玉蘭忽然抓住了黃一虎的手,她湊到黃一虎的耳邊低聲說著什么。
  夏雷的視線鎖定了李玉蘭的嘴唇,用唇語解讀了李玉蘭的話。
  “阿虎,這小子是故意刺激你的。他上面有人罩著,你就算拔槍殺了他,可光天化日之下開槍殺人,我們就完了。他一個窮小子,犯不著跟他斗氣,收拾他的機會多的是。”這就是李玉蘭對黃一虎說的話。
  黃一虎將手放了下來,他看著夏雷,惡狠狠地道:“小子,你知道我是誰嗎?”
  夏雷的繃緊的神經也松懈了下來,他針鋒相對地道:“黃一虎,你就是化成灰我都認得出你。今天我就把話撂在這里,我早晚要你償還我朋友的命。”
  “哈哈哈……”黃一虎大笑,“就憑你?你也配?”
  夏雷冷笑了一下,“配不配,你很快就會知道了。”
  黃一虎指著夏雷,“好,你有種,你有什么招盡管沖我使出來,我全接下。我倒要看看,誰能笑到最后!”
  李玉蘭始終都保持著相當的冷靜,她的心思也是最細密的一個,她試探地道:“夏先生,沒想到我們這么快就見面了,我想問一下,你來這里干什么呢?”
  夏雷說道:“我來看地皮。”
  “你來看地皮?”李玉蘭驚訝地看著夏雷。
  不止是她,黃一虎和隨行而來的兩個老板也都驚訝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