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品透視》 最新章節: 2499章黑暗陣線(02-23)      2498章機器(02-23)      2497章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02-23)     

超品透視836 現在的我你高攀不起

進了茶樓,夏雷見到了釋伯仁,并將禮盒遞向了釋伯仁。
  釋伯仁沒收,板起一張臉,“不是跟你說過了嗎?人來就行了,不要送禮。”
  夏雷笑了笑,“釋老總你六十大壽,我怎么好意思空手來呢?其實也不是什么禮,只是一只茶壺,一斤茶葉而已。”
  “茶具?茶葉?”釋伯仁這才露出了笑容。
  “宜心紫砂壺,西湖龍井,不值錢。”夏雷說。
  唐語嫣湊到了釋伯仁的耳邊,低聲說道:“你別聽他的,那只茶壺是他從別人的手里花了九十萬買來的,那是人家的,祖傳之物,據說是清朝皇宮里的東西。茶葉是頂級的西湖龍井,一斤十萬塊。”
  釋伯仁驚得合不攏嘴了。
  夏雷瞪了唐語嫣一眼。
  唐語嫣咯咯笑了笑,“干爹,你就收下吧,就當是我送給你的好了。再說了,你平時那么照顧他,你快退休了,他送你一只喝茶的壺有什么?”
  “你還真別說,我還從來沒有用過這么好的壺喝過茶。我就當是你這丫頭送給我的好了。”釋伯仁這才收下夏雷送的“薄禮”。
  干爹和干女兒一唱一合,夏雷儼然成了“干女婿”了,弄得他尷尬不已。不過他倒是不怪唐語嫣將他的禮物的價值告訴釋伯仁,他送一百萬的禮,如果被認為是幾百塊的禮,那種感覺肯定不舒服。釋伯仁一直很照顧他,這也算是他還了一份人情。在這種前提下,他當然希望釋伯仁知道這份“薄禮”的價值。
  “我就要退休了,我現在就只有一個愿望。”釋伯仁看著夏雷說道。
  夏雷接過了話去,他笑著說道:“不知道釋老總有什么樣的愿望?要是我能幫上忙的話,你盡管開口。”
  釋伯仁笑道:“你小子還真別說,我這個愿望還只有你能幫上忙,別人幫不上忙。”
  “呃,我認為你做什么?”夏雷好奇地道。
  “你是真不知道還是裝糊涂?”
  “我真不知道。”
  “好吧,那我就直說了。”釋伯仁笑道:“我的愿望就是早一點和你和語嫣的喜酒,你說,這個愿望是不是只有你能幫我實現?”
  夏雷硬著頭皮笑了笑,卻什么都說不出來。
  “干爹!”唐語嫣跺了一下腳,很嬌蠻的樣子。
  “呵呵呵。”釋伯仁一串朗笑,然后又嘆了一口氣,“我老啦,當年的老哥門兒也都老了,這個時代是你們年輕人的。哦,對了,語嫣,待會兒我給你介紹幾個領導認識認識。在我退休之前,你得做好接班的準備。”
  “嗯。”唐語嫣點了一下頭。
  果然是唐語嫣接替釋伯仁的位置。這個消息對夏雷來說并不意外,只是感到有一點突然。
  這時夏雷忽然看見龍冰在一個角落里向他招手,示意他過去。
  “你們聊,我過去一下。”夏雷向龍冰走了過去。
  他并沒有看見,幾乎在同一時間唐語嫣和釋伯仁同時皺了一下眉頭。
  夏雷來到了龍冰的身邊,忍不住微笑,親切地道:“你之前說要和我說一件事,是什么事?”
  “我們出去說吧,這里說話不方便。”龍冰折身向一個出口走去。
  夏雷心中一片好奇,他跟著龍冰離開了茶樓。
  龍冰在一棵榕樹下停了下來,“我聽到了消息,上面要調查余山河了,還有凌浩。”
  不是人人做了壞事都還能逍遙法外,有一句老話說的很好,不是不報,只是時候未到。余山河和凌浩就是這樣一種情況,為了自己的利益而損壞國家的利息,甚至干出了殺人滅口的事情,他們做了這么多壞事,就算今天不翻船,也有翻船的一天。
  夏雷的心情一下子就好了起來,他笑著說道:“這還真是一個好消息,你把我叫出來就是為了,告訴我這個消息嗎?”
  龍冰說道:“上面讓我負責這件事情。”
  “這是好事呀。”夏雷說道:“這是一件大案子,而且是注定要破的案子,這等于是給你送了一件大功勞。”
  “上面給了我十天的時間,在這十天里我要掌握到能將余山河和凌浩繩之以法的證據。如果我做不到,我將被撤職。”龍冰的嘴角浮出了一絲苦澀的笑意。
  夏雷頓時高興不起來了。這件事看是一件白送功勞的大好事,可是實際的情況卻是一塊燙手的山芋。十天,十天的時間搞掉一個凌浩并不困難,可要是搞掉一個余山河,這卻是難如登天的事情了。
  一個人只要到了一定的極致,無論是誰想動他都很困難,因為牽一發而動全身。余山河其實并不只是一個余山河,還有許許多多和余山河站在一起的利益攸關的人。抓一個余山河,甚至將他扔進監獄這其實都不是難事,可難的是抓了他以后的事。
  這么大的案子,這么大的一只老虎,其實就算釋伯仁親自動手恐怕也難以搞定,更別說是龍冰這樣一個小小的科長,更別說是還有十天的期限了。
  古時候要法辦余山河這樣的一個大員少則一兩年,多則幾年甚至十年。而就算到了現代,那其實也不是十天就能辦到的事情,需要整理許許多多的材料,收集許許多多的證據,還要處理許許多多的與之相關的人和事。這些事情,有哪一件是十天能搞定的?
  夏雷心里越想越不是滋味,“這個任務是誰給你的?”
  “我也不知道。”
  “你怎么會不知道?總得有個人跟你說這件事吧?”夏雷試探地道:“是釋老總嗎?”
  龍冰苦笑了一下,“我真的不知道,是秘密任務,以秘密文件的方式出現在了我的辦公桌上。文件上將我要做的事情說的很清楚了,文件上給出的時限是十天,而今天是第一天。”
  “我去問問釋老總。”夏雷有些生氣了,“這件事他肯定知情,誰他媽沒腦子給了你這樣的任務還給你設置了十天的期限!”
  龍冰一把拉住了夏雷,“別沖動,不要因為我影響你的大事。”
  “你是我的女人,有人欺負到你的頭上了,我還需要忍氣吞聲嗎?”她讓他不要沖動,可他還真就是控制不了心中那股怒氣,沖動得想揍人。
  “你剛才說什么?”龍冰兩眼直盯盯的看著夏雷。
  “我說我想揍人!”夏雷氣沖沖地道。
  龍冰卻笑了,“不是這一句,你就沒有說過這句話,我是說你剛才說的那句話。”
  夏雷微微愣了一下,他明白龍冰的意思。
  “再說一次,我想聽。”龍冰說。
  “你是我的女人。”夏雷苦笑了一下,“有人欺負到你的頭上了,我……”
  龍冰忽然伸手住了夏雷的嘴巴,“就這一句話就夠了,別的我并不想聽,我也不在乎。”
  她就這么一點要求?
  她就這么容易滿足?
  是的,她就這么一點要求,她也就是這么容易滿足,因為她是龍冰。她不是申屠天音,她不是梁詩瑤,她也不是唐語嫣。她和他在一起從來沒有奢求過什么,甚至沒有半點要求。無論他做什么,她總是默默的支持他。無論他遇到什么危險,她也總是擋在他的前面,不惜為他擋槍,不惜為他殺人。而他,他又為她做過什么呢?現在她被人這樣欺負,他要為她出頭,可她卻還攔著他,為他著想。
  她真的是太好了。
  “雷子,這事你就別管了。”她松開了她的手。
  “不行,這件事我管定了。我不管是誰也不管他是什么目的,我的女人沒人能欺負!”夏雷的眼神很冷。
  “你怎么就聽不進去?你現在應該把你的精力和心思都放在雷馬集團身上,而不是我的身上。我大不了被撤職,撤了就撤了,我不在乎。”她說。
  “你真的不在乎嗎?難道我還不了解你嗎?你熱愛這個國家,也熱愛你的工作,你為了這個國家為了這份工作付出了那么多,甚至連一個女人應該擁有的都不能擁有,你還騙我不在乎?”
  龍冰沉默了,夏雷說的對,可她又能怎么樣呢?
  “我去問問釋老總。”夏雷還是要去。
  “不行。”龍冰一把抓住了夏雷的胳膊,“就算你要去,也等我試試再說吧,沒準我能完成這任務,那樣的話你也不會惹上麻煩。”
  “行行行,我不去問了。”夏雷嘴上這樣說,心里卻暗暗地道:“等你不在的時候,我一個人去問。”
  “我知道你和梁思瑤去調查過宋百成的死,你能給我說說你了解的情況嗎?這是我唯一能想到的突破口。”龍冰說。
  夏雷想了一下才說道:“就算你要試一試,那你也要把我帶上。余山河和凌浩是我的對手,這兩個家伙壞事做盡,卻還逍遙法外,我要將他們送進監獄。”
  “你能做什么?”
  夏雷冷笑了一下,“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這個時候不知道為什么他想起了一個人,一個很特殊的女人。
  他的腦海里也想起那個女人所擁有的能力。
  她能讓寧靜聽她的指揮,從華國送錢甚至是將身體送給她,她還能讓青彩月像狗一樣趴在地上,聽她指揮。有這么一個幫手,他要對付某個人,那是難事嗎?
  本書來自品&書#網http:
  ookhtml2727709index.html